NochNoch.com

角色過渡

|

改變可以在一夜之間發生,但過渡需要時間。

 

我還沒適應“母親”的角色。這個角色意味著我要承擔諸多傳統責任,這不是我想要的。的確,我不知道它包含什麽。

 

過去,我靠組織和名片定義自己。經過數年的反思和自我探索,我終于能擺脫這一習慣。我可以自己定義自己。不用迎合任何人的想法,也不會自設框架,說我必須如何如何。

 

然而,當媽媽等于讓一切回到原點。“母親”的角色侵犯了我捍衛了好幾年的獨立人格。那種感覺又回來了——我必須迎合別人對“母親”的傳統定義和期待。即便我可以我行我素、用自己的方式撫養孩子,社會也還是管這角色叫“母親”。

 

這個額外角色不可避免給“我是誰”及“我有什麽特點”增添了新的內容。從現在起,我的身份不再只是“Nochie”,而是多了一個後綴,“Nochie,一個媽媽”。“媽媽”本身就是一個有賴于外物的角色,因爲從定義上看,做媽媽就必然要爲另一個生命承擔責任或者作出改變。

 

這個過渡很緩慢,以至于我對改變心生抗拒。

 

在寶寶到來期間,我更加不耐,重返職場的願望也更爲迫切。端坐冥想已不可能,我想念獨處的時間,想念以前我可以出門會友、大談抱負的時候。我想念書法課,想念烘焙和烹饪。

 

我不禁又感到窒息,好像我剛從結束深潛浮出水面,又迎頭被一個巨浪吞沒。我想逃離大海,卻被暗流拖住,四處翻滾,辨不清方向。氧氣罐馬上告罄,我十分迫切地要找到我的船,它停泊漂浮在某處。找到它,我就能歇一口氣,深呼吸,繼續前往下一個目的地。

 

職業過渡需要的時間也許超出了我的預期,但在冷靜開朗的日子裏,我安慰自己這些迂回的道路會把我引向比夢想中更爲斑斓的去處。

 

改變和過渡時刻在發生。不同的改變發生于不同階段、不同時間。因此,每次改變都讓我經曆了不同的過渡階段,但同時,有些改變讓我雀躍和舒心,有些卻讓我惱怒和抗拒。倒不是說我有精神分裂或躁郁症,生活要改變就是如此。

 

只有我能定義自身的角色。這需要時間,但並非不能實現。

 

大海不會等一浪平息再掀一波。與其固執地拒絕改變,不如接受它們,認識到內在的過渡,在整個過程中堅守真我。

 

最重要的是,學會看開,承認改變是人生的必然,這是我想采取的態度。

 

我滿腹牢騷。

真是滿腹牢騷。極度挑剔,吹毛求疵。

我走入五星級豪華大酒店,沒有人來開門,讓我焦躁萬分。

 

我受不了我廚房裏的杯子有水漬。

 

再細小的事物在我看來就是有哪裏不對。當然我可以換種方式委婉地問:哪裏還有提升的空間?我如何能做得更好?

 

事實上,我遇到的所有情況和所有人中,有99.5%的時候,我覺得杯子是半空的。

 

有時,我奇怪我怎麽沒能成爲一位美食家或SPA評論員,也許現在還爲時不晚。

 

消極性很大程度上導致了我的自艾和痛苦。不是說那些生理和心理上的痛楚和悲傷作不得數,只是我才是主要的始作俑者。問題在于我如何看待周圍的環境,選擇如何回應,如何糾結于那些過了今天就無關緊要的細枝末節。

 

有些人不管什麽時候都能保持積極,甚至過于積極。我對極度積極是很反感的,因爲生活不可能總是風光明媚、無限甘甜。有時我們要意識到,任何鳥事都會發生。但關鍵還要知道,生活依舊在繼續。

 

但是,我需要在接受鳥事和同時保持希望之間實現平衡。

 

也許我選擇無視好的方面不是說我看不到,我是覺得,既然這方面已經是好的,還有什麽說的必要呢?我要指出的是風險因素和改善空間。然而,老是關注不好的方面讓我很失落。這種習慣延續了三十年,我因此變成了一個不知感激的小老太婆。

 

這個過程很微妙,抗拒、驚愕、憤怒等都是它的一部分。是時候讓自己開啓更積極的情緒了。

 

這是一個過程,一個循環,一條永不停歇的川流。

 

它的本質不會改變,好的,壞的,甜的,苦的……客觀上怎樣就是怎樣。

 

但我可以多談談甘甜的一面,比如我家小妞衝我笑了、會嘟囔了、會咿咿呀呀了、會尖聲叫了,而非老是抱怨我屁股又松了,或者因爲她下午三點號啕不休而心生沮喪。

 

Comments are closed.

about Noch Noch

Enoch Li, (pen name: Noch Noch) is born and raised in Hong Kong and Australia. She has also studied / worked / lived in the US, France, UK, Japan, The Netherlands, China, and has travelled to more than 40 countries. She loves travelling and her curiosity in foreign cultures and languages has led her to enjoy her life as an international executive in the banking & finance industry. However, she was forced to take time off work in 2010 due to her illnesses and after spending time in recovery, cooking, practising Chinese calligraphy, reading and writing – in short, learning to take care of herself and letting out the residual work stress, she has transitioned into a Play Consultant for corporates interested in creative change management and employee well-being using the psychology of playfuln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