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chNoch.com

補回失去的時間

|

每天早晨醒來,我都慌里慌張的。穿衣服,給手機充電,甩甩手做點運動,瀏覽一遍當天日程,然后叫寶寶起床。等她吃完早餐,我們再出發去找小伙伴們玩一個上午。

 

到了午飯時間,我就把她交給保姆,出發去參加午餐會議,干點工作,做做美容,或者跑跑腿、維護下主頁。

 

大約五點鐘時,Riviane小睡差不多要醒了,我們就去游泳或接著玩耍。然后一周陪她吃幾次晚飯,玩玩游戲,洗澡,游戲,換睡衣,喝牛奶,講故事,親一個道晚安。

 

八點鐘,我癱倒在沙發上,翻閱微信朋友圈來放松下,網購些東西,買了幾條新短褲,因為我三周前買的那些Rivie已經穿不下了,再做點網站管理,玩玩填字游戲,等10點或11點時就差不多可以睡覺了。

 

其它時候,我們出去和朋友共進晚餐,或者我去打籃球。

 

有時覺得自己的生活真是安排得宜、計劃周詳:一點時間給寶寶,一點時間用來二人世界,一點時間用來工作,還有一點時間留給我自己。

 

但在情緒上,我卻覺得手忙腳亂。我試圖盡量多安排事情,感覺有必要用最少的時間把產出最大化,好像要把失去的時間補回來似的。

 

雖然我明白這場旅途本身必然會包含無數生活教訓,我也承認我自覺這幾年時間都浪費在了生病、抗抑郁、止疼和找大夫上面。我一直在尋訪能驅走偏頭痛、背疼、胸口疼和頭暈的妙手神醫。

 

就當我有些好轉之時,我懷孕了,身體開始不受控制,我每天都很難受,不知道下一秒會不會累得睡過去。

 

然后,寶寶出生了——真討厭。我厭惡她,每次她黏著我,我都很反感。我不想把她帶在身邊,但又擔心要是別人幫著帶她,就不會按我的方式來,最后會讓她養成我不喜歡的習慣,比如一定要人抱著睡覺。但那時,我光是做自己的事就已經心力交瘁,何況我還在努力探索自己的身份和未來要走的路。

 

感覺自己在過去五年里一直停滯不前,我迫切想再做出點成績來。

 

我想同時把所有事都做好。

 

但我辦不到。誰也不能。我能完成一些事,確保每天都是一份新體驗,就該心滿意足了。

 

在這段恢復期里,我得時刻提防著,不要再落入非當優等生不可的陷阱里。要是我的身體需要元氣,大腦要打個盹兒,我只要坐著順其自然就好。

 

時間并沒有失去;它只是把人生劃分為不同的時期,有些用來體驗,有些用來學習。

 

 

攤開你的手掌

永恒在這一刻收藏

——威廉·布萊克《天真的預言》

 

 

我喜歡與眾不同,我也不知道為什么。但我可不想一輩子只當個管理顧問、變更管理顧問或者跟外面那些顧問、輔導師沒什么兩樣的咨詢師。

 

什么能讓我脫穎而出?

 

我為什么想與眾不同?

 

我想靠什么讓大家知道我?

 

為什么一定要讓別人知道我?

 

是為了證明我確實感化和激勵了他人嗎?我為什么想激勵他們?

 

也許是出于某種不安全感,我需要外部世界認可我的想法:“嗯,這個確實有效果,對我有幫助!”這樣,我就覺得自己對社會有用。

 

我面前是一個巨大的問號。想做的事那么多,感興趣的方面那么五花八門。

 

我羨慕那些認準目標就一心一意為之奮斗的人。

 

我呢,在這些零零碎碎的小事背后,我的目標又是什么?

about Noch Noch

Enoch Li, (pen name: Noch Noch) was born and raised in Hong Kong and Australia. She has also studied / worked / lived in the US, France, UK, Japan, The Netherlands, China, and has travelled to more than 40 countries. She loves travelling and her curiosity in foreign cultures and languages has led her to enjoy her life as an international executive in the banking & finance industry. However, she was forced to take time off work in 2010 due to her illnesses and after spending time in recovery, cooking, practising Chinese calligraphy, reading and writing – in short, learning to take care of herself and letting out the residual work stress, she has transitioned into a Social Entrepreneur and founded BEARAPY to help corporates make workplaces mentally healthy, and support executives to become more resili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