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chNoch.com

心理健康博客日

|

今天是心理健康博客日。這個日子由美國心理協會發起,目的是喚起人們對心理健康問題的認識。我在對抗抑郁和焦慮。

 

www.yourmindyourbody.org

 

你呢,你在對抗什么?有什么應對方法嗎?

 

反正我博客里已經滿是我的絮叨,借此機會,我僅想提醒大家心理健康的重要性。我的下一場征程,就是通過游戲和創造力使員工更加幸福。祝我好運吧。

 

I'm Blogging for Mental Health 2015.

 

 

在懷孕時,我對自己說,我的寶寶可不能對安全毯或泰迪熊產生依賴。現在,我開始懷疑自己要不要如此堅決,以及我拿走了一個依賴對象,是否反而把她置于更不安全的境地。

 

我目前在做的組織心理學研究讓我對精神分析學的理解更為深入。我開始欣賞的一個人就是唐納德·溫尼科特。

 

你或許會奇怪,一個商學院的組織心理學學位怎么會著眼于潛意識和情緒,因為它們本該是精神分析學的基本范疇。但這門課程一開始吸引我的地方也恰是這種臨床心理學與企業情境的結合。

 

在某個單元的學習中,我們講到了客體。我不是很明白這個概念,直到教授對我說:“也許你的熊公仔就是你的過渡性客體,對你而言,那就是激發創造力和游戲的過渡性歷程!”

 

所以我對這些概念做了研究,賦予Bearapy以學術詮釋。這一部分是因為我迫切想給自己的“游戲”找點論據支撐,還有部分原因是我確實深信我們應該多游戲。熊熊公仔的影響比我預想的更為深遠,在很大程度上,它充當了一種辯護,讓34歲了還在“熊屋”里擺40只玩具熊的我不至于被人說“幼稚”。

 

我論文的核心詞就是“過渡”。現在,我正在讀溫尼科特的原著《游戲與現實》。他的假設就是過渡性客體,比如泰迪熊、毛毯或者其它任何具有情感意義的玩具或物品,能幫助嬰兒理解現實與幻想的差異,令他們學會成為個體,形成“非我”。

 

簡言之,我讓寶寶小憩或入睡時抱著的小兔子就是用來緩解她的焦慮,同時也讓她意識到自我的界限,學會控制。

 

阿蘭·德波頓對溫尼科特的闡釋比我更加明晰。但當我閱讀這些精神分析學家的著作,并把他們的理論運用到成人世界和企業環境中時,我得到的想法是,要破壞你寶寶的心理發展和情緒發展,方法簡直不計其數。

 

我覺得對的未必就對。我只能盡力而為。讓我的寶寶來指揮,為我指明方向。我努力在被灌輸的知識和我學會并認同的內容之間找到平衡,在這個過程中我只能引導,分享我的價值觀和原則。她還是要自己拿主意。我能教她的還沒有她將教會我的多。

 

愿我不要過分獨斷,愿我不要過分獨裁。

 

要做什么樣的父母,取决于我和我丈夫。我們爭論要不要給奶嘴、要不要買泰迪熊,其實遠非一場爭論那么簡單。它背后是一整套心理體系。我們會做自認為對的事情。

 

我對寶寶的要求就是保留她愛游戲的天性和創造力,這樣以后她真遇到心理健康問題的時候,原因也不會是缺乏創造力。我能做的就這么多。

 

我們定義了自己的角色和經歷。同樣地,抑郁癥也是我擁有的一部分——承認外部影響,同時也知道只有自己才能改變自己應對影響的方式。

 

我一直避免進行藥物治療,但如果我確實有需要,抗焦慮藥也還能接受。我現在仍會為了一點雞毛蒜皮的事驚慌失措。

 

不管作何選擇吧,要怎么做還得看我自己。

Comments are closed.

about Noch Noch

Enoch Li, (pen name: Noch Noch) was born and raised in Hong Kong and Australia. She has also studied / worked / lived in the US, France, UK, Japan, The Netherlands, China, and has travelled to more than 40 countries. She loves travelling and her curiosity in foreign cultures and languages has led her to enjoy her life as an international executive in the banking & finance industry. However, she was forced to take time off work in 2010 due to her illnesses and after spending time in recovery, cooking, practising Chinese calligraphy, reading and writing – in short, learning to take care of herself and letting out the residual work stress, she has transitioned into a Social Entrepreneur and founded BEARAPY to help corporates make workplaces mentally healthy, and support executives to become more resili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