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chNoch.com

埋頭學阿語

|

最近吃晚飯閑聊時,我說“明年開始我要埋頭學阿語”。兩年前,我開始學習阿拉伯語,但先是頭痛、疲勞,再是懷孕,前后學得斷斷續續。我還只能用阿語數到10,只會一種時態下的動詞變位。沒進展讓我很挫敗,但我也算盡了力。Poo Loo Poo Loo出生時,我決定把阿語先放放,等合適的時機再繼續學。

 

現如今,我感覺和寶寶的節奏越來越一致,自己也沒那么討厭當媽媽了。于是我想,可能過了春節,我能把一些愛好和課程再撿起來。所以我張嘴就表明了我想接著上阿語課的愿望,而我起先學阿語的初衷就是想去中東旅行而已。

 

我朋友說:“你說起這門語言時就跟你要掌控它似的。”

 

呃……

 

我的控制欲體現為強迫癥、固執地講求可預測性,以及痛恨計劃混亂或生變。這讓Timmie很是無奈,尤其讓他懊惱的是,我為了追求一切盡在掌控之中的感覺而堅決拒絕變通——當然了,除非說要改變的那個人是我。

 

作為辯解,我會說十年過去我已經好很多了。以前我的旅行日程要精確到分鐘,現在我能欣然接受一場隨興而起的自駕游,或者只要知道在一座城市待幾天,但不會把每天要去哪兒全都標出來。

 

然而在內心深處,我的系統處于癱瘓狀態;當我什么都不知道時,焦慮就隨之而來。

 

最終,我得出結論:這種控制欲源于我的“核心矛盾關系”,那就是我覺得自己永遠不夠好。

 

霍華德?布克博士(Howard Book)提出的“核心矛盾關系理論”,闡明了為什么我們明知有些想法或行為對自己不利,卻還是無法自拔。有些人與一個又一個“錯的”對象談戀愛,哪怕是離過好幾次婚之后,仍舊鐘情于同一類人;有些人懼怕嘗試新事物,有些人用幽默和嘲諷自我掩飾,還有很多其他人各有各的怪癖。

 

什么是恐懼?我讀過大量教人如何克服恐懼的文獻。我猜,可能在某種情況下,接受自己懼怕它們的事實并且欣然面對,就足夠了。

 

我的恐懼說到底就是覺得自己不夠好,這一想法始終縈繞在我的腦海,成為我一切擔心的源頭:擔心我的論文拿不到優秀,擔心帶不好孩子,擔心我不是一個足夠好的媽媽和妻子,某天我丈夫會離我而去,擔心自己走不出焦慮,擔心找不著工作……因為我不夠好。

 

多數情況下對于大多數人來說,這些擔心都是杞人憂天。

 

這我知道,也同意自己是在瞎擔心。但,我還是擔心。

 

于是我竭盡全力做得更好,以免這些噩夢成真。

 

所以,我努力想要掌控,因為如果我能掌控形勢,出意外的可能性就更低,那我就勉強算足夠好了。

 

我能改變“自己不夠好”的想法嗎?人們說,要往好的方面看,每天想一件值得感恩的事物,諸如此類……

 

我都照做了,但依舊沒能趕跑擔心,“我不夠好”的不安全感同樣揮之不去。

 

我該改變嗎?為什么要變呢?我就是這樣子,我正慢慢學著接受這點。這聽起來或許有些宿命論的味道,但要把“核心矛盾關系”從三十多年養成的習慣體系里抹去并非易事。我更傾向于學著管理和應對它,或者至少要意識到這種“不夠好”的憤怒在影響著我的思考和行為。

 

我能在腦海中控制住這種“核心矛盾關系”。就像我朋友說的:“在你的妄想泡沫里,什么都有可能”。

 

那何樂不為呢?我知道自己在妄想。

 

about Noch Noch

Enoch Li, (pen name: Noch Noch) was born and raised in Hong Kong and Australia. She has also studied / worked / lived in the US, France, UK, Japan, The Netherlands, China, and has travelled to more than 40 countries. She loves travelling and her curiosity in foreign cultures and languages has led her to enjoy her life as an international executive in the banking & finance industry. However, she was forced to take time off work in 2010 due to her illnesses and after spending time in recovery, cooking, practising Chinese calligraphy, reading and writing – in short, learning to take care of herself and letting out the residual work stress, she has transitioned into a Social Entrepreneur and founded BEARAPY to help corporates make workplaces mentally healthy, and support executives to become more resili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