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chNoch.com

結束

|

我不拒絕回憶過去。相反,我分析那些讓我不能做出改變的所有痛苦的過去。然而,警報亮起:必須面對過去的任何面孔,這讓我心顫。

 

有幾年我刪掉了臉書上的每一個聯絡人;路過之前工作的公司我會抑制不住心中的驚恐;而如果收到了前同事發來“領英”好友邀請,我就會嚇得躲進衣櫥。過去幾個月裡,幾位前同事和我意外間聯繫上了。在隨意參加的一個活動中,我遇到一些曾經在一起工作過的人。我甚至在旅行中去他們中的幾個人工作的城市拜訪他們,還寫了長長的電郵給另外幾個人。就好像宇宙要我面對那些曾經讓我害怕的事物,所以讓它們完全重現。讓我在繼續重建前再做一次記憶碎片的整理工作。

 

但我不能入睡,總在想過去幾個月裡見到其中一些人的那幾天,或者是那一晚的情景。記憶的閘門被打開了,我的頭腦也開始不停運轉,處理新的信息。坐在這些故人之中,我感到我重新戴上了保護面具,但接著我主動把它摘掉。我現在就是我,沒有隱瞞。有時候我不參與其中,因為我不知道他們在談論些什麼——那是一個我不再感興趣的世界,而且即便我感興趣,那個世界也已經和我毫不相關。

 

最後我很冷靜——又或者這是拒絕讓我表達自己的情感,讓自己脆弱,再次感到受傷?有時我的確懷念那種感覺。我承認自己矛盾的情緒——如果我這些年過得一帆風順會怎樣?我會在什麼位置呢?我也會得到晉升嗎?我會像之前那樣做嗎?——或者做得更好?只是好奇,並非懊悔。

 

我想知道我對見到一些故人感到如此激動會是什麼樣子。也許那是我們都曾經歷過的年輕的天真或者青年危機,我們現在都尷尬地不把它們放在心上,並付之一笑。這種沒有遺憾的感覺不是對我有時感到的因為別人擁有我想要而沒有的東西的仇恨模式的合理化。這是對新的現實的接受。這是一種奇怪的平靜,如此平靜以至於我可以看到風吹過。

 

那就好像我終於過了那條河並最終終結了某些宿命的吸引力。悲哀地意識到我對它們來說無所謂,它們對我也是一樣。我們是星系中自己的星座:有連接,但不相關。

 

這不是翻過了新的一頁,這是將整本書放進記憶的倉庫,它會一直待在那裡。

 

再見。

Comments are closed.

about Noch Noch

Enoch Li, (pen name: Noch Noch) was born and raised in Hong Kong and Australia. She has also studied / worked / lived in the US, France, UK, Japan, The Netherlands, China, and has travelled to more than 40 countries. She loves travelling and her curiosity in foreign cultures and languages has led her to enjoy her life as an international executive in the banking & finance industry. However, she was forced to take time off work in 2010 due to her illnesses and after spending time in recovery, cooking, practising Chinese calligraphy, reading and writing – in short, learning to take care of herself and letting out the residual work stress, she has transitioned into a Social Entrepreneur and founded BEARAPY to help corporates make workplaces mentally healthy, and support executives to become more resili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