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chNoch.com

匱乏的測試

|

一年前,我有機會找出一些我內心埋藏最深最黑暗的秘密:我發現自己總是有匱乏感。一年之後,我再次做了測試並意識到,一年過去,我沒有任何進展——我仍然在這一點上掙扎,感到自己匱乏。唯一的變化是,我進一步確認,如果自己是匱乏的,我將不復存在。

 

反射練習是從羅伯特·基根的“我們對變化的免疫理論”演化而來的。簡單講,基根認為,因為我們有要保護的東西,所以即便我們拼命想要改變一些習慣也會困難重重;每個人都有一個“隱藏的矛盾承諾”,正是它阻礙著我們在思想和行為上做出最終的改變。

 

我想要改變的行為是花更多的時間在自己身上,管理自己的心理能量。我知道如果我花更多的時間來照顧自己,我的生命會盡情綻放。但是,一次又一次,我用各種約會和要做的事情、要見的人把自己的時間塞滿。為什麼我總是做那些對自己身體健康不利的事呢?為什麼我會以損傷自己為代價先去照顧別人呢?我做不到就那麼待著、坐著、望望窗外,去感受自己存在。我必須去到處跑。

 

在那個練習和分析中,我發現自己隱藏的矛盾承諾是不感到匱乏,而假設自己是匱乏的,我會死掉。如果我把自己的行程安排滿,忙碌起來,那將是我有價值和被需要的佐證——那樣,我就會變得“充足”。就這麼著,我對忙碌上了癮。

 

在證實了這個假設和隱藏的矛盾承諾後,下一步就是行動起來向那些假設宣戰。根據理論,如果我可以驅除這些固有的信念,就能夠改變我的行為。我不太清楚怎樣制定那些行動,它們應該是細微的,合理的,是在安全範圍內的。有非常明智的人建議我請別人告訴我他們覺得我什麼時候是匱乏的。

 

妙極了!但是,我花了一周時間才開始做這個測試。我總是在想:如果他們覺得我的要求太白癡怎麼辦?如果他們都不回復我怎麼辦?如果他們真的認為我很匱乏怎麼辦?如果我根本就不匱乏呢?我該怎麼回應他們的回復呢?

 

該死的如果我做,該死的如果我不做。

 

一天,我終於靠著一時的動力給幾個我認為既友善又會給我誠實回答的人發了電子郵件。目前我還沒有收到所有人的回復,但是有一些回給我了,並且為我的擔心注入了新的啟示。

 

有一件事在幾個不同的答案中脫穎而出:我的“離群”。我有時和他們在一起卻並不融入其中,我看上去“很專業”,或者回避其他人,坐在牆邊,一臉茫然。有人給我描繪了一幅非常有說服力的畫面:我懸在水面上,設法立在潮頭。那會有多累。

 

沒有人覺得(或者告訴我)我是匱乏的——而實際上他們還問我說自己“匱乏”是什麼意思,我內心的度量尺是什麼樣?然而,通常他們對我的觀察都是我有時戴著的“專業面具”。我在自己和別人之間設置了距離來保護自己,以防靠得太近會受到傷害、會被拋棄;如果我依靠他們,有一天他們會離開。

 

我戴上了堅強的面具,告訴別人我很好,我可以做好,我會沒事,我可以靠自己生存下去。事實是,我不好,我自己做不來,我不喜歡一個人待著。這讓我感到匱乏。

 

一年前我也寫了一篇關於匱乏的博客文章。我在那裡卡了殼,我不知道自己是否應該簡單地接受自己總是會有這種匱乏感。今天,我積累了新的資料來研究,挖掘得更深。在那些匱乏感的背後,那些隱藏在我的潛意識中的恐懼……

 

以後會寫更多關於這個的文章。我平凡,但是我不匱乏。

 

給 May

Comments are closed.

about Noch Noch

Enoch Li, (pen name: Noch Noch) was born and raised in Hong Kong and Australia. She has also studied / worked / lived in the US, France, UK, Japan, The Netherlands, China, and has travelled to more than 40 countries. She loves travelling and her curiosity in foreign cultures and languages has led her to enjoy her life as an international executive in the banking & finance industry. However, she was forced to take time off work in 2010 due to her illnesses and after spending time in recovery, cooking, practising Chinese calligraphy, reading and writing – in short, learning to take care of herself and letting out the residual work stress, she has transitioned into a Social Entrepreneur and founded BEARAPY to help corporates make workplaces mentally healthy, and support executives to become more resili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