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chNoch.com

對伴侶的嚴峻考驗

|

每個人都有各自不同的情況,我們其中一些人有幸擁有當我們抑鬱時,站在身邊支持我們,心存感激,爲我們付出愛的人。然而,如果說患有抑鬱症的人會有一段艱難的時光,那麽或許,站在他身旁的伴侶面臨的是更大的挑戰。我很幸運,我的男朋友一直陪在我身邊,不論是我用頭撞牆的時候,抑或是一連哭上幾個小時的時候。也許對於那些患有抑鬱症病人的伴侶或朋友來說,這是與病痛抗爭到底,患難與共的一種激勵。

以下是一點對我男朋友的采訪,他在我身患抑鬱症期間一直照顧著我,這些是關於他在那段時間的感受以及他是如何應對的:

你一開始知道她得了抑鬱症嗎?你當時作何反應?你的感受如何?

一開始我知道有些不對勁,但是我認爲那只是壓力或者文化衝擊引起的不適。那時候,我只是想找個辦法讓諾主動放下手中的工作。我感到很沮喪因爲我不能讓她好起來,我嘗試跟她講的任何道理她都聽不進去。

 

當諾診斷爲抑鬱症時,你作何反應?

我當時就松了口氣,因爲一旦確診,我覺得我們就可以開始用恰當的方法來進行治療。我並不認爲得了抑鬱症有什麽大驚小怪的。對於我來說,得抑鬱症就像得流感。我甚至還跟她開玩笑說所有的名人都得過抑鬱症,並且都經過了治療,得抑鬱症還挺時髦的。

這對你的日常生活有什麽影響?

對我日常生活的影響是最大的問題,妥協兩者也成爲了一種挑戰。諾會突然就哭起來,情緒波動也很大,對於這些,我都不知道該怎麽處理。我試過說一些好聽的話,可是貌似都不起作用。我變得挺灰心的,有的時候還會發脾氣,生氣。我是一個積極的人,對於我來說最糟糕的事情就是諾會把我的心情也變差。比如,我會一早起床,朝氣勃勃地迎接新的一天,但是她卻突然說想死,我都不知道該如何處理這棘手的問題了。

 

偏頭痛和一些相關的疾病也很難處理。有的時候我不得不放下工作,或者離開聚會,趕回家去照顧她。有一天我回家,發現她半昏迷半清醒的在樓梯下。我不知道她是摔下來了,或是撞到頭了,還是發生了什麽其他事情,所以我不得不帶她乘出租車去醫院。另外一件棘手的事就是,我得把諾的需要放在第一位。所以,即使當我正在參加一個很棒的聚會,可以去享受我的生活時,如果諾打個電話說需要我,我就會立馬離開聚會,甚至來不及向朋友們告別。毫無怨言地習慣於這一切的確需要花些時間,但是一旦習慣於這些事了,我就會有一種從未有過的強烈責任感,這也幫助我成長不少。

你的感受如何?

總的來說,我覺得挺失敗的。其實,我說的話起不到真正的作用。只是我必須在她身邊。當主治醫生一開始說諾需要一年的時間來接受治療,我覺得這實在是太久了,簡直是誇張。結果最後,的確花了一年時間。

你是怎麽應對一切的?

我懷著希望。

最終我學會了如何最好地去處理這些情況。所以,即使我們必須要趕著去醫院時,我會先在家裏花上幾分鍾帶上幾本書,或者換一身舒服的衣服。這讓我能更輕松地度過在醫院裏漫長的時光。我學會了如何識別偏頭痛來臨的前兆,並采取措施避免一系列連鎖反應的發生,身上總是帶著藥和水。我還學會了一些簡單療法。當她一直大哭,想輕生,睡不著的時候,告訴她”一切都會沒事,生活還很美好”根本就是無濟於事。她根本無法領悟到我話語的意思。我反而學會了編一些童話故事來分散她的注意力,我會唱童謠哄她入睡,幫她按摩讓她放松。

 

你曾想過放棄嗎?爲什麽你放棄了或沒有放棄?

當諾和我的想法完全産生分歧,她讓我傷心,我覺得很不滿意時,我曾想過要放棄。我心想,我只要一直不停地對自己說,”再給自己一個月的時間看看她的態度如何”,我就這樣挺過來了。我很有信心,這只是暫時的情況。在諾得抑鬱症之前,我認識她已經一年半了,過去她是那麽優秀的一個人,我知道隨著時間的流逝,她一定會恢複以前的樣子的。我還知道,抑鬱症會讓她變得更堅強,促使她成爲生活的強者,也許抑鬱症是個必不可少的魔鬼吧。

 

我們生活在一起,我們也一起移居過多個國家,因此我們的關系相當的穩定。所以我有義務承擔起照顧她的責任,不論發生任何事情。我覺得如果我們之間的關系沒有那麽穩固,也許我就不會執著下去了。

 

對於其他患有抑鬱症朋友的伴侶們,你有什麽建議嗎?

這是一道難題,它取決於兩人之間的關系和抑鬱症的程度。

首先,你應該咨詢醫學建議和治療法,接受藥物治療。做好接受藥物治療至少一年的准備。我們非常幸運,因爲我們的保險公司承擔了醫療費用,並且在嘗試了幾位治療師之後,終於找到了一位非常棒的治療師。我建議正在接受單人治療(爲他的伴侶)和雙人治療的人們,千萬不能勉強適應那些讓你覺得別扭的治療師!

 

和患有抑鬱症的人們相處需要花很多精力並且要給他們承諾,你必須做好准備,總是把他放在第一位,打一場持久戰。換句話說,你必須愛他。愛會讓你們挺過一切困難!

 

如果說,你們的關系不是建立在真愛和承諾基礎之上,那麽我會勸你小心與患抑鬱症的人交往。如果你下定決心要和患有抑鬱症的人分手,那麽我建議你咨詢關於如何結束或處理兩性關系的專業意見。顯然,突然與患有抑鬱症的人分手會加重他的病情,還有自殺的風險等等。

 

_____________

我要向那些不離不棄,一直照顧著患有抑鬱症的另一半的人們致敬。沒有你們,我們也許早就離開人世。我必須承認,照顧一個人,是更艱難的,但是在這場戰役中,你們也不是孤身奮戰。如果有需要,可以跟我和我的男朋友聊聊……

about Noch Noch

Enoch Li, (pen name: Noch Noch) is born and raised in Hong Kong and Australia. She has also studied / worked / lived in the US, France, UK, Japan, The Netherlands, China, and has travelled to more than 40 countries. She loves travelling and her curiosity in foreign cultures and languages has led her to enjoy her life as an international executive in the banking & finance industry. However, she was forced to take time off work in 2010 due to her illnesses and after spending time in recovery, cooking, practising Chinese calligraphy, reading and writing – in short, learning to take care of herself and letting out the residual work stress, she has transitioned into a Play Consultant for corporates interested in creative change management and employee well-being using the psychology of playfuln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