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chNoch.com

驕傲

|

“我覺得那是對的…” 我小聲喃喃自語,對自己的結論有些不確定。Timmie精神一振,問:“你說什麼?”

“啊?我說我想那是對的…”

“不,”Tim說,“你剛才說的是…你說你‘覺得’那是對的…你終於停止思考開始感覺了!”

我頓覺目瞪口呆。我自己都沒注意到自己說了什麼,而Timmie卻注意到了。他連我身上最細微的變化都能注意到。我覺得他非常聰明。

但為什麼我以前沒有認真聽過他講話呢?傲慢。我自以為比別人強,我對Timmie的傲慢,我感覺自己比別人聰明,這妨礙我從別人身上學到東西。這讓我沒耐心,一味想去行動,總認為自己懂得更多。我做事老是操之過急,倘若事情沒能按預先計畫的進行,或者不得不需要等回應時,我會變的沮喪。

因此,在模糊不清或是情況不確定時我做起事來會很不順手,因為那意味著等待和不作為,還意味著我不知道下一步該做什麼。這對我來說很陌生。對於一個享受自我反省和思考的人來說,生活中我不喜歡去思考和反省,而只是去做,這相當具有諷刺意味。

此外,事情進展不順利時,對於求助我也很猶豫。我不習慣接受幫助。我願意向他人提供幫助,去付出。我可以讓別人在我家留宿,但旅行中住在朋友家裏卻會讓我感到非常不舒服,甚至別人幫我拎行李都會令我感到不安。內心中,我認為自己必須要有能力做好這些事,而接受幫助就如同沒能力一樣。然而,這個想法僅僅源於我打從開始就是傲慢的,認為自己無所不能。

從這一點就聯繫到為什麼我會和其他人比較,一旦覺得自己不夠好就會變得很痛苦。這種對比是支撐我內心優越感的力量。所以我不得不去看其他人過得怎麼樣。我必須比別人強。我需要別人認為我是有知識的,我希望別人關注我。我需要與眾不同來繼續自我實現的預言——也就是要始終處於人生賽場的領先位置。

在這種渴望處於領先位置的思想核心充斥著巨大的恐懼和不安全感。害怕自己不夠好。害怕“對”與“錯”。害怕別人的評斷。

為什麼要做那些別人認為很重要的事呢?他人的回饋有助於我們進步,但是我把這些回饋看得太重,擔心自己在腦海裏塑造的那個完美形象會受到損壞。保持形象,維護那個表面上的自己是很累的。

那並非完全是幻想中的自己,其中一部分是真的,但是其他部分我是要努力隱藏起來的。所以我的精力用於把一部分自己推到後臺,而把另一部分的自己放到前臺讓大家看,這樣來保持一種平衡。傲慢也是這樣,恐懼在後臺支撐著傲慢。

然而,這種平衡保持起來卻是讓人精疲力盡。在觀眾面前以完整的自我示人會更加放鬆——讓大家看到:我就是這個樣子,這是我的全部。

有一些習慣是我想改變的,比如我想做事更緩些,變得更加有同理心。但首先,我必須從展示真實的自己開始,展示那個完整的自己,露出那個剝去外殼的內核。

要明白和別人不同很好,不是總處於領先也很好,我有缺點正如有優點一樣好。同時接受這些想法會是個不錯的開始。我曾經有過偉大的幻想,那就是可以讓世界變得更美好。我想最好從讓自己變得更好做起。

如果寫一本書的動機是出名,我不認為這書會暢銷,因為那樣我就不是在用心去寫。如果我的目標是幫助自己面對問題,同時幫助別人,那麼它賣出一百萬還是一本也沒賣出去的結果將不再重要。幫助別人不是值得炫耀的獎盃。

一定要平息傲慢情緒,它妨礙我向別人學習,從簡單的活動中獲得快樂,過簡單的生活。

至於恐懼,我們都會恐懼。但是我需要勇氣承認自己害怕,然後繼續前進。

我的丈夫非常聰明。他笑了,抱了我一下,說:“我愛你。”而我會說:“我早就告訴過你了。”換做我是他的話……

翻譯:楊征

Comments are closed.

about Noch Noch

Enoch Li, (pen name: Noch Noch) was born and raised in Hong Kong and Australia. She has also studied / worked / lived in the US, France, UK, Japan, The Netherlands, China, and has travelled to more than 40 countries. She loves travelling and her curiosity in foreign cultures and languages has led her to enjoy her life as an international executive in the banking & finance industry. However, she was forced to take time off work in 2010 due to her illnesses and after spending time in recovery, cooking, practising Chinese calligraphy, reading and writing – in short, learning to take care of herself and letting out the residual work stress, she has transitioned into a Social Entrepreneur and founded BEARAPY to help corporates make workplaces mentally healthy, and support executives to become more resili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