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chNoch.com

抑鬱症“雞尾酒治療法”(三篇之一)

|

在前面的三篇博客裏,我列了大量提供抑鬱症線上治療和專家建議以及如何幫助你身邊的抑鬱症患者的網站地址,分享了一些你可以在自己關愛的抑鬱症患者面前說的話和做的事情,也解釋了為什麼沒有一個固定的模式可以幫助抑鬱症患者恢復健康或脫離抑鬱的苦難。

為了完成這個系列,我會接著分享自己在過去幾年中治療抑鬱症用過的幾種不同方法。這裏僅僅是一個簡要的概述,等有時間和精力時我會更加詳細地介紹每種治療方式。

抗抑鬱藥品:
醫生從一開始就給我開了抗抑鬱藥品,即便當時我還處在抗拒期。那個時候我極度缺乏做任何事情的動力,身體也疲乏之極,整個人被工作和生活擊垮了。所以我沒有過多地去想這些藥物,只是按醫囑服藥。對自己服下這些藥品是來幫助我與抑鬱症作戰的事實我並沒意識到。所以最初我對於是否應該服藥沒有過多的反應。

醫生給我開過三種不同的抗抑鬱藥,每次服用一種,每種的劑量都不同,用來觀察哪一種組合會給我帶來最小的副作用。在服藥期間,我總是會覺得瞌睡,噁心,有時會嘔吐,身體抖動。我還會有一些幻覺,但不確定這幻覺來自服藥還是抑鬱症。

簡單從生理上講,抑鬱症是由於我們體內的血清素低於平均水準或者低於維持我們身體正常活動的水準。而對於血清素降低的原因卻是因人而異。對有些人來說是遺傳基因所致,我的情況源於過大的壓力和身體消耗。

因此,抗抑鬱藥品是用來提升體內血清素的水準——或者說是對血清素的生產起到催化作用使其達到我們身體運轉所需水準。我的心理醫生說,我必須把體內的化學物質的含量提升到一個特定值,這樣才有可能讓自己恢復一些體力來做心理治療並和抑鬱症抗爭。

我最後停止了使用抗抑鬱藥,但是用了幾個月來慢慢減少用量才最終停止用藥的。我們的身體沒辦法承受突然停用藥品,它需要慢慢適應,這樣才能最終保持即便在沒有藥品幫忙的情況下繼續製造血清素。

治療感受——我會聽醫生的話,如果他們給我開了抗抑鬱藥我會按醫囑服藥;另外,我不會突然停用藥品而是慢慢減少用量。

 

認知行為療法:
我的醫生從一開始就建議我看心理醫生。我拖延了,斷然回絕。而且,我並不喜歡後來最初見到的幾位心理醫生——當他們告訴我應該怎樣感覺或者為什麼我有自己那樣的感覺時,我覺得自己像是被裝在一個盒子裏。他們認為是因為搬到了北京,工作壓力,適應等等問題使我得了抑鬱症。我並不完全苟同這些是我的致病因素,或是所有的問題所在。我不再去看這些醫生,但經別人介紹最後認識了現在的心理醫生。

他“抓住了”我的心。我覺得他在傾聽,我很欣賞他的方式,他引導我對自己下結論。有些時候治療過程僅僅是我談論自己,他通過問很多問題來讓我發現問題背後的問題,有的治療是我們按照認知行為療法來做:找到行為背後的情緒和想法,由此來改變那些想法,尤其是那些負面的想法和被誇大了的想法以及不理智的結論。
治療感受:認知行為療法起到了幫助,現在仍然在幫助我並且是對我幫助最大的方法。我認為這是解決所有潛在問題、壓力及我其他問題的方式。並非是它直接解決了我所有的問題,而是我從中學到了重新定位思維的技巧,或者說是從一個不同的視角來看問題的能力。

我從中得到的最大收穫就是:通過允許自己接受和經歷各種情緒,包括諸如憤怒,嫉妒,悲傷,仇恨等負面情緒,發現情緒後面的思想並理解自己為什麼會以某種方式去做某些事情來提高自我認知度。

然而,心理治療花費不菲並且耗費時日。我第一次做心理諮詢是在2009年,到今天我仍然在繼續看心理醫生。我每次做心理諮詢的時間間隔不同,取決於我的狀態和當時的抑鬱程度。

好消息是如果你願意學習和嘗試認知行為療法,可以買到相關書籍。Jay Uhdinger 寫的免費自我認知療法教程可以讓你很容易明白什麼是自我認知療法

太極:
我從去年開始學習打太極,這是一種中國功夫。太極的一些分支打法天然比較具有攻擊性,但是我練習的是比較柔和的一種。從表面上看我們就好像在拂掠空氣,但這種運動的核心是要運用呼吸和來自大地的力量並將力量的流動和呼吸在體內各處結合。

感受:目前我還在學習,但是太極即便是僅僅作為一種鍛煉身體的方式對人也是很有益處的。我通過練習太極來平靜自己的挫折感和急躁的情緒。練習太極幫助我更好地體會自己的身體,四肢以及肢體運動和呼吸的配合。

好了朋友們,今天就是這些。接下去的博文我會對至今為止我接受的各種治療方法作以分析。

翻譯:楊征

about Noch Noch

Enoch Li, (pen name: Noch Noch) was born and raised in Hong Kong and Australia. She has also studied / worked / lived in the US, France, UK, Japan, The Netherlands, China, and has travelled to more than 40 countries. She loves travelling and her curiosity in foreign cultures and languages has led her to enjoy her life as an international executive in the banking & finance industry. However, she was forced to take time off work in 2010 due to her illnesses and after spending time in recovery, cooking, practising Chinese calligraphy, reading and writing – in short, learning to take care of herself and letting out the residual work stress, she has transitioned into a Social Entrepreneur and founded BEARAPY to help corporates make workplaces mentally healthy, and support executives to become more resili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