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chNoch.com

難以承受的社會化媒體

|

我對於社會化媒體和通過社會化媒體推銷自己的手段稍稍有些慌亂不安。我不曉得這些媒體是如何運作,也不知道我該如何運用它們。好像有數不清的網站聲稱要教我們如何利用好這個工具。我甚至不知道該從何開始學習使用它。

說實話,我十分受不了這種交流渠道。

我在2007年才開始玩facebook,當時我從巴黎剛來到東京。有段時間我用過MySpace,還有Friendster,但是我幾乎不上,因為我認為那些亂七八糟的網站是人們用來調戲和欺騙像我這樣天真的小女孩上床的工具。好幾次我都拒絕了註冊facebook的邀請,直到一位我在某個週末認識的男孩讓我註冊,我才加入了facebook。當時他從英國來旅遊,我想跟他保持聯繫,因為我對他很有好感,想在每天晚上下班回家後,坐在桌前吃著杯面,躺在沙發上邊看DVD邊入睡時,還能欣賞他的照片。

就這樣,我開始接觸社會化媒體。當時,它純粹是讓我和朋友保持聯繫,接收邀請函的一種方式,因為在東京的每一個外國人似乎都在用它。接著,Twitter又進入了我的生活,隨後又是Linkedin,然後又是a small world,後來越來越多。我已經應接不暇,也不屑填寫自己的個人資料。

三年前,我注銷了這些網站。我的賬號一直處於冬眠狀態。我對所有人都設置了訪問權限,有些人應該已經注意到了,他們還給我發短信問我什麼不能在我的留言板上留言。我不但不能夠面對他們本人,我甚至不能通過網絡面對他們。我感謝每一個通過Linkedin聯繫我的招聘人員,我告訴他們我對換工作不感興趣。但是他們不知道,我甚至對繼續生活下去也不感興趣了。

我並沒有刪除賬號裡的照片。我不想讓任何人知道我的存在。當我看到世界各地的朋友更新他們的消息,到我想去的地方旅行,念我進不去的商科學校時,我就十分的不開心。

儘管不情願,但最近,我還是強迫自己重新出現在這些網站上,心中充滿了膽怯。我仍然不能完全適應與社會大量接觸。我害怕面對一屋子的人。我不能再像以前一樣遇到陌生人的時候,歡蹦亂跳,臉上掛著燦爛的笑容。但是從我冒險投入寫作的這件事中,我看到了社會化媒體的好處。

我跟很多不認識的人交流過,似乎也成功地鼓勵了一部分人繼續生活,不要自殺,他們都飽受可怕的抑鬱症的折磨。當我看到讀者給我留言,告訴我他們很喜歡我的文章時,我非常感動。當我的文章被分享時,我會歡呼雀躍。當我看到我的瀏覽量從0變成了33時,我就感到倍受鼓舞!耶!!

但是,我還是不能完全接受這些不同的媒介形式。

直到今天,我才知道twitter有“列表”,我才知道微博也能加標簽。我不想每天都盯著電腦屏幕,及時更新twitter和微博。我不想走在路上時,還埋頭看著手機上朋友主頁的最新消息。我的眼睛會疲勞,肘關節會痛,如果我幸運的話,我的脖子會由於緊張而造成頭痛,相反,如果我不幸運的話,那麼我的偏頭痛就會發作。我不能應付這些生理上的折磨,尤其是在我痊癒的期間。

我不知該怎麼做。昨晚,當我看到其他博主在他們粉絲的留言板上留言和貼照片時,我變得很緊張。我從來沒有做過這種事——或許我也需要這麼做?

面對著洶湧而至的消息,我有些不安,感覺快要被吞噬。我不知道要怎麼辦。有人能幫我管理所有的社交媒體,幫我增加粉絲,告訴我當我更新消息時,“#”代表著什麼嗎?這麼多的事情要處理,時間卻有限。

為什麼每個人對他們在facebook上更新的消息都這麼開心?是我有問題嗎?當我看到那些有著成百上千個粉絲的人更新twitter或微博時,我都在捫心自問是否有做的不對的地方。貌似人們都喜歡一味追隨那些有著豐富生活,參加時裝秀,到巴黎旅遊,購物,走在時尚前端的人。也許是因為大部分人不能擁有所有的一切,所以他們追求這樣的生活,把擁有這種生活的人偶像化了。

似乎很少人對抑鬱症患者的生活感興趣。好吧,我想我可以把以前旅行的照片放到網上,炫耀自己曾經去過的150個城市,我見到的人,我買的最新款的Louboutin……這樣會讓我多100位粉絲嗎?

這實在是太空泛,膚淺了。這些人是真正的快樂嗎?我很懷疑,但這不是由我去判斷下結論的。

我需要從這些社會化媒體中解脫出來。就算沒有人看,那又怎樣。

我最好該做讓我感到舒服的事。

這篇文章充滿了譏諷,我很有可能會在twitter和facebook上分享……

那就到此結束吧。

 

 

翻譯:賈冬玲

about Noch Noch

Enoch Li, (pen name: Noch Noch) was born and raised in Hong Kong and Australia. She has also studied / worked / lived in the US, France, UK, Japan, The Netherlands, China, and has travelled to more than 40 countries. She loves travelling and her curiosity in foreign cultures and languages has led her to enjoy her life as an international executive in the banking & finance industry. However, she was forced to take time off work in 2010 due to her illnesses and after spending time in recovery, cooking, practising Chinese calligraphy, reading and writing – in short, learning to take care of herself and letting out the residual work stress, she has transitioned into a Social Entrepreneur and founded BEARAPY to help corporates make workplaces mentally healthy, and support executives to become more resili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