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chNoch.com

人總是第一位的!

|

幾年前,我錯過了我一個最好朋友在倫敦的婚禮,也錯過了成為她伴娘的機會。我以為這件事情就這樣過去了,我真的覺得非常後悔。雖然我回到香港參加了她的第二場婚宴,但是卻完全不同了。

我拒絕了她的邀請因為我找了一些諸如此類的藉口,“我在公司剛剛加入一個新的小組,接下來的日子我要忙著出差,培訓,開會,工作等等……”每一次當我退縮時,我就記得這套藉口。當時的我認為工作比其他任何事情都重要!

自從那次以後,我告訴自己,以後絕對不能錯過任何一場邀請我參加的婚禮,哪怕我必須坐12個小時的飛機,開車開2000公里,除非我的身體不允許,不然我一定不會缺席。

由於我的健康狀況不佳,所以不得不錯過了近幾年一些朋友的婚禮,但是可以參加的,我都儘量參加了。

這些天,我們在準備自己的婚禮。我們提前給在國外的朋友發出了邀請函,這樣他們就能事先預定航班,酒店,安排自己的行程。

但是,其中一些回復讓我感到震驚:

-“哦,我還不能確定,那時候我可能要開會。”

-“我不知道,那時候我可能不在亞洲。”

-“我不能參加了,因為某某要在五月份來看我,但我還不知道具體哪一天。”

-“那個星期我有個官司要打,所以我不確定能不能出席。遲一點我會告訴你。”

-“不能參加你的婚禮了,因為那個週末我可能要工作。”

他們回復中這些含蓄的語句似乎在告訴我,我的婚禮不夠重要到讓他們抽出空來參加,他們並不願意放下其他的事情,把朋友到訪的日期和我婚禮的日期錯開,和其他人倒班,空出週末參加我的婚禮,或者為了來參加婚禮而早點為官司做準備。

難道他們沒聽說過“有志者,事竟成”嗎?史蒂夫·喬布斯曾說過類似的一句話:“如果你看重一件事,你一定會找到解決辦法。反之,你會為它找藉口。”

我從朋友們那裡得到很多藉口。我非常失望,但也很坦然。也許是我高估了自己與他們的關係,又或許在他們看來,他們為什麼要為我的婚禮花錢,浪費假期?

不過,我也從一些朋友那裡收到了貼心的回復,他們請了一個星期的假來參加我們的婚禮,還有一些朋友用最簡單,確切的語言回復我“好的,我們將會出席!”還有些有其他事而不能出席的朋友,他們也用真誠的語言回復我。

沒有關係。我不會因為自己期待在婚禮上看到的人的缺席而嚎啕大哭。我應該從兩個角度來想:對於我來說,我希望他們出席,對於他們來說,亦是如此。否則,這沒有意義。要不然我們要參加更多的婚宴:)

我在思索:為什麼大部分人們會選擇工作,而不是他們的朋友,或者健康,或者生活中的其他事?

直到我經歷過了病痛的折磨,我才意識到,工作只是生活中的一個部分,我的公司,我的頭銜,我從早上9點忙到下午5點,這一切都不能說明我是誰。我因為工作已經犧牲了自己的健康和部分朋友。我並不是要挽回這一切,或者對我的行為感到後悔。回想過去的那段時光,或許我的選擇是“正確的”,沒錯,工作的確是唯一對於我來說有意義的事情。

我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優先考慮的事情,不同的事對每個人有不同的價值。至關重要的是,我們要清楚明白這些事是什麼,為什麼要優先考慮。

過去,我沒有意識到我把工作放在了首位——這才是問題真正所在——並且有種錯覺,認為我的生活已經平衡了。現在,我優先考慮的事情已經改變了,這就是前幾年我的行為似乎很荒唐的原因。我不能夠也不會強迫我的朋友去改變他們優先考慮的事情。他們有自己的生活方式,我也有我的生活方式。我只希望他們過得開心。

你優先考慮的事情是什麼呢?

 

 

翻譯:賈冬玲

about Noch Noch

Enoch Li, (pen name: Noch Noch) was born and raised in Hong Kong and Australia. She has also studied / worked / lived in the US, France, UK, Japan, The Netherlands, China, and has travelled to more than 40 countries. She loves travelling and her curiosity in foreign cultures and languages has led her to enjoy her life as an international executive in the banking & finance industry. However, she was forced to take time off work in 2010 due to her illnesses and after spending time in recovery, cooking, practising Chinese calligraphy, reading and writing – in short, learning to take care of herself and letting out the residual work stress, she has transitioned into a Social Entrepreneur and founded BEARAPY to help corporates make workplaces mentally healthy, and support executives to become more resili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