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chNoch.com

追尋夢想

|

當我還小的時候,我總是夢想成為一位作家。我想當作家。當我知道布克獎,普利策獎和諾貝爾文學獎的存在時,我便動心了。並不是我追逐那些獎項,而是我想體會自己寫的書會給世人造成什麼樣的影響。我想寫一本能與這個世界引起共鳴的書,通過文字,給人們帶來積極的影響。我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做,但是我熱愛寫作。哎對了,別人告訴我,當作家根本賺不到錢,並且非常艱難,不是每個人都能獲獎的,而且……而且……而且……所以我就從事了銀行業,當上了經理,一干就是7年。

 

回顧過去,這難道就沒有一點好處嗎?其實並不然。我真的非常熱愛我的公司。在那裡,我學到了很多東西,也度過了一段快樂的時光。我遇到了許多好人。有的時候也許我會挖苦自己的公司,但其實,我並不恨它。我覺得白領生活和經驗也是非常珍貴的經歷,並且我至今還認為我工作過的那所公司是這個社會上較好,較人性化的公司之一。

然而,現在當我回首往事時,我總是會問:如果?如果我當時參加了所有的寫作比賽,在某所不出名的大學裡學習文學和創造性寫作,會是怎麼樣呢?如果我堅持不顧一切,不顧那些總是自以為他們知道什麼樣的前途適合我的大人們,執意要當一個作家,會是怎麼樣呢?如果我花在辯論賽上的時間是花在寫作上的,會是怎麼樣呢?如果,如果?問諸如此類的問題是絲毫不起作用的,但是當一個人在這一堆想法全部疊加在一起卻還沒有做出決定的時候,這又是不可避免的。情境假設是最好的選擇了。我害怕與鋪好的路背道而行。

現在我再回頭看,我不曾真正放棄過自己的夢想。夢想的火焰還未完全熄滅。我從10歲開始就一直寫日記。高中時,我很愛上英語課,寫作文的時候總是特別積極,而且盡可能地吸收文學作品裡的一切內容。我不能去上人文學課程的時候,我就讀那些從圖書館裡借來的書。參加暑期班時,我抓住了一個參加創造性寫作培訓的機會,還熬夜複習,練習上課學過的那些寫作技巧。上大學時,我為學校雜誌社,宿舍讀物撰稿,還寫一些小隨筆,研究論文。我甚至開始在網路日誌上發表一些閒言碎語,那時候很流行這個。我下意識地抓住了每個寫作的機會,表達了自己對一些瑣事的看法,或者對世界熱點時事的一些看法。

去年的某天,當我正嘗試列舉出自己感興趣的事情時,我突然犯愁了。我對自己列出的單子還挺滿意的,但是單上沒有一項能更讓我眼前為之一亮。當我繼續在清單上列出自己想做的事情或者想去的地方時,我也開始寫下自己的想法和感受。有一段時間,我在日誌裡面寫的東西少多了,因為那段時間我失去了做任何事的興趣。然後,我又接著寫啊,寫啊,直到一天,我決定我必須走上寫作這條道路,我必須要把自己的心聲傾吐出來。於是,我一口氣寫了11頁,還給它取了個名字。

從那以後,每當我拿起筆開始寫作,更多的思緒便泉湧出來。我決定不再逃避這個世界。我病倒了,過度的壓力把我折磨倒了。有些話,我一直想對這個世界說。於是就這樣,我開始寫這個博客。

我的第一篇博文發表的時候,當時我正在接受卡爾•雅各布醫生的治療。那段時間他還問我是否有興趣看一部名叫“日落”的日本電影,這部電影紀念了生活中各種互相糾纏的小情節,有關於戰爭的,家庭的,愛情的,友誼的。其中電影裡有個角色很特別,他一直夢想成為作家,平日靠著一家小賣部,還寫一些喜劇為生,他為了得到厚川獎,年年如此,樂此不疲。於是,我內心的火焰又重新燃燒了起來。

所以,我現在正在寫一本書,更確切的說,應該是在擬定一份計劃,希望總有一天,它會變成你們手中的一本書。這是我的一個夢想,我也能讓它成真,讓它在世界各地的書架上出現。這會讓我很開心。它不需要得到任何獎項,也不需要賣出一百萬本。我只是為了自己而這麼做的,為了實現自己多年以來的夢想。有些人會認為這麼做很傻,而我覺得自己現在才開始追尋少年時期那些純真的夢想有些遲了。但是,就算我的書一本都賣不出去,至少在50年以後,我還可以坐在搖椅上,手裡拿著一杯貝利尼,對著自己微笑。至少我嘗試過了,我也實現了自己的夢想。

如果你現在的生活正如所願,並且日子過得不錯,那麼我為你感到高興。我是說真的。但是現在,我不會把目光停留在你和你的生活上。我不會再跟別人對比了。

現在,我要過上自己心中規劃的浪漫生活,追逐自己的夢想。

做自己。

翻譯:賈冬玲

about Noch Noch

Enoch Li, (pen name: Noch Noch) was born and raised in Hong Kong and Australia. She has also studied / worked / lived in the US, France, UK, Japan, The Netherlands, China, and has travelled to more than 40 countries. She loves travelling and her curiosity in foreign cultures and languages has led her to enjoy her life as an international executive in the banking & finance industry. However, she was forced to take time off work in 2010 due to her illnesses and after spending time in recovery, cooking, practising Chinese calligraphy, reading and writing – in short, learning to take care of herself and letting out the residual work stress, she has transitioned into a Social Entrepreneur and founded BEARAPY to help corporates make workplaces mentally healthy, and support executives to become more resili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