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chNoch.com

“…如果我只是躺在這裏,你是否願意躺下來陪我忘掉這個世界…”

|

這就是在我們傳奇式的婚禮周上,我和現在已是我丈夫的Timmie, 共舞時用的那支曲子。我們開始的舞步很慢,然後突然變成了嘻哈風格,我借機向大家炫耀了那雙憤怒的小鳥的鞋子。我們的這一出給嘉賓們留下了深刻印象,哈哈!然而,在歡樂和笑聲背後,這首歌的歌詞也讓我們憶起曾共同經歷的種種磨難。

在最糟的那些日子裏,我難以控制地哭泣或者仇恨這個世界。這很不理性,我知道。朋友們告訴我要梳理自己,振作起來。父母和長輩們告訴我,辭掉工作是我犯下的致命性錯誤。我覺得整個世界都在和我作對,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出了什麼問題,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經常嗜睡,這讓我覺得自己一敗塗地。

一天,我躺在客廳裏那張毛毛的棕色地毯上,四腳朝天,內心充滿痛苦和絕望。我從啜泣轉成了痛哭,繼而哭的喘不過氣,接著乾脆變成哭號

Timmie走過來,默默地躺在我的身邊,輕輕地握住了我的一只手,其他什麼也沒做。終於我的哭泣慢慢停下來,他的陪伴讓我感到很大的安慰。

幾天後,Timmie 用Youtube給我放這首歌的MTV,是Snow Patrol唱的《Chasing Cars》。Timmie把我攬在膝上,用手梳理著我的頭髮說:“我們就忘掉這個世界…會好起來的小諾,會好起來的。”

一周多之前,我們結婚了。整個週末我半點抑鬱的感覺也沒有,因為我很安心——我很安心現在是我和Timmie共同來面對這個世界,我們成為了一體,而且我知道,會好起來的。

loved one in depression, how to take care of someone with depression

在為婚禮做準備的時候,我們下定決心要為彼此寫下深埋心底的誓言。

諾諾寫給Timmie的誓言:“…在我經歷人生危機的時候,你一直站在我的身邊,讓我明白,這不僅是一個充斥著種種有待解決危機的世界,還是一個任何事情都會應時而解的世界…你幫助我找到我自己,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天我都成為更好的自己…你是這個世界上我最好的朋友…我會幫你建造你的空中城堡,並用我的每一寸生命來愛你。”

Timmie寫給諾諾的誓言:“…從今天開始你再也不會一個人在森林裏,再也不用害怕那些影子,因為我會在那兒,把你抱在懷裏…你使我成為更好的人,用對彼此的尊重、欽佩、比翼和愛戀來戰勝生命裏的各種挑戰…無論發生什麼,愛都會幫我們度過難關,幫我們實現所有的夢想!”

有傳言說,我們互換誓言的時候,所有的男嘉賓都在偷偷地擦拭淚水。

朋友們和我的家人從世界各地趕來見證我們的幸福。我們真實地感到被愛著。在我們那些比較艱難的時期,來自這些親密朋友的支持從未間斷過,對此我們深表感激。

感謝每一位曾給我支持的朋友。我又活了一天,我知道最後會好起來的。

我又活了一天來寫東西,告訴你我的故事。這樣也許你同樣可以找到勇氣和力量繼續下去,完成生活中那些你知道必須要做的改變。

你並沒有被困住。你也可以走出來的。

loved one in depression, how to take care of someone with depression

loved one in depression, how to take care of someone with depression

翻譯:楊征

about Noch Noch

Enoch Li, (pen name: Noch Noch) is born and raised in Hong Kong and Australia. She has also studied / worked / lived in the US, France, UK, Japan, The Netherlands, China, and has travelled to more than 40 countries. She loves travelling and her curiosity in foreign cultures and languages has led her to enjoy her life as an international executive in the banking & finance industry. However, she was forced to take time off work in 2010 due to her illnesses and after spending time in recovery, cooking, practising Chinese calligraphy, reading and writing – in short, learning to take care of herself and letting out the residual work stress, she has transitioned into a Play Consultant for corporates interested in creative change management and employee well-being using the psychology of playfuln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