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chNoch.com

為我的自大而致歉

|

我的傲慢自大已經阻礙了我發展許多人際關係。最近,我收到了幾封以前在學校認識的人的郵件。他們的郵件中都有一個共同的消息:他們都曾,或者自從上大學以來,都被診斷患有抑鬱症或者其他心理疾病。

 

我從來都不知道這些事,我甚至都猜不到。一方面,原來的我不知道抑鬱症是什麼,所以,儘管我對抑鬱症有所瞭解,我也不會注意到別人身上的一些症狀。

 

不管怎樣,最主要的原因是我對這件事根本就沒有上心。即使我的表面看上去非常淡定,但是我的內心卻在竊喜,沉浸在自己所獲得的榮耀中。那些除了參加一籮筐額外課程,競賽,而不通過自己的努力來獲取成功的人們,在我心中,他們是“輸者”。他們沒有兼顧多事和同時獲取成功的能力,相比之下,我比他們優秀的多。我對於自己,自己理解的問題以及自己的成就太過滿意,以致于顧不上去考慮身邊的人。

 

回頭看看,我意識到自己不知道如何交朋友,也不知道如何與他們維持關係。我以為與他們共享咖啡,共進午餐是唯一的方法。大學四年,我從不關心或者問候坐在身邊的同學,甚至是一句“你好嗎?”他們的回應也總是冷漠的“嗨”和漫不經心的感謝。我也不在乎那些到國外留學的朋友的近況,不關心他們在國外會經歷怎樣的文化衝突。我花了太多的時間去妒忌他們有機會在常春藤盟校學習。

 

我的戒備心過於強烈,總是擔心其他人會超過我的成績,奪取我的獎勵,獎學金,最佳辯手的獎盃,工作機會,所以我不得不保護自己。我獨自一人登上山,而沒有與其他人共享消息和我所知道,這樣我們大家都能做的更好。這是一場永不停息的戰爭。沒有人會無條件的對他人誠實,把機會拱手相讓。

 

當我開始工作了,社會更是如此。也許這就是我要封閉自己的壓力的原因,因為我怕其他人會嘲笑我不能維持輝煌的業績。雖然我不是故意在別人背後進行傷害或者激起矛盾,我只是在盡自己的責任,讓自己做得更加完美。我們必須先發制人地避開傷害,所以我們必須保護自己,築起圍牆,進行防衛。我很感激沒有人來擾亂我的生活,但是當別人的生活被狂風侵襲過時,我會怎麼做?我假裝沒有看見,因此不會被捲入會毀壞我名聲的一場鬧劇。這就是自我保護。

 

我害怕失去。我擔心受到傷害。

 

別人不給予我,我也不給予他人。當別人有所給予我時,我小心翼翼地接受,心裡懷疑這裡是否有我看不見的陰謀。

 

出於這個原因,我從事博客寫作可以真正打開我的視野。這裡,沒有人會把兇狠的德國牧羊犬放在門口來掩蓋消息。這裡恰恰相反,每個人都有所給予。通過網絡世界和郵件聯繫,我感受到了這些博客主人的誠意。他們成功過,他們曾幫助過他人,現在他們還想幫助別人。他們迫切地想要幫助他人,如果我不汲取他們的意見和建議,他們會難過,他們希望幫助完善我的博客,就算自己的博客突然失去了人氣也無所謂。

 

對於這種氛圍,我十分感動。它撫平了我的傷口,並且讓我相信這個世界上還有許多好人。也許這話有些煽情,但我能感覺到自己的眼淚在眼眶打轉。我對自己沒有多關心關心朋友,同學,熟人,同事,以及生命中的每一個過客而感到內疚。

 

對不起,我從來沒有關心在乎過你們。對不起,我從來沒有花時間去瞭解你們。

 

感謝每一個寫信給我,與我分享他們故事的人,尤其是那些我認識很久,卻沒有多關心問候的人們。

 

原來我一直都這麼自私。對不起。

 

今天你忽視了誰嗎?打電話給他們,告訴他們其實你是多麼關心他們。

 

翻譯:賈冬玲

about Noch Noch

Enoch Li, (pen name: Noch Noch) was born and raised in Hong Kong and Australia. She has also studied / worked / lived in the US, France, UK, Japan, The Netherlands, China, and has travelled to more than 40 countries. She loves travelling and her curiosity in foreign cultures and languages has led her to enjoy her life as an international executive in the banking & finance industry. However, she was forced to take time off work in 2010 due to her illnesses and after spending time in recovery, cooking, practising Chinese calligraphy, reading and writing – in short, learning to take care of herself and letting out the residual work stress, she has transitioned into a Social Entrepreneur and founded BEARAPY to help corporates make workplaces mentally healthy, and support executives to become more resili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