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chNoch.com

谷歌搜索

|

我十分開心,因爲谷歌可以搜到我的網站。我並不是每天有100萬個瀏覽者,但是的確世界各地都有人在讀我的博客!這對於我來說就像魔術,因爲我可以通過許多技術來了解人們是如何發現我的博客的。其中,有兩個搜索關鍵詞讓我印象深刻:”一定有方法可以讓我擺脫抑鬱症”,和”活下去的理由”。

這兩組搜索詞,當然還有其他搜索關鍵詞之所以讓我印象深刻,是因爲在我看到搜索量之前,我從未了解過抑鬱症在全世界是如此的普遍。這也給了我希望,因爲這些同樣患了抑鬱症的人們正在積極努力尋找痊愈的方法。還有更值得開心的是,這些朋友還給我留言,告訴我他們的故事和經曆!確實令人歡欣鼓舞。

我是這麽想的,因爲我自己也經曆過這樣的階段,現在正處於一個過渡期,讓自己好好適應生活,所以,我要把我的掙紮的過程,或者更多的東西與大家分享,說不定何時何處就有一個人谷歌到了我的文章,並且覺得我的方法對他也非常有幫助。然而,最近我的朋友勸我不應該滯留在抑鬱的情緒和想法中。我很贊同。因此,現在的我寫著往事的時候,都是懷著一種正視自己的心態,反省過去的事,把它們作爲我現在生活的指明燈,我並不困擾於過去那段黑暗的時光。更重要的是,我寫這些是爲了讓那些需要的人知道:”你們不孤單”。

所以,當我看到了這兩個搜索關鍵詞後,我不斷讓自己回答那些問題。我是怎麽樣讓自己走出抑鬱症的?我爲什麽應該活著?與衆多經曆過與我相同病痛或者正在經曆的朋友們相比,我曾有過一段相對時間較短的掙紮。從他們那裏,我最常聽到的就是他們因爲患有抑鬱症而感到內疚,因爲沒有什麽表面原因讓他們變成這樣。還有些人覺得很難從朋友那裏得到長久的支持,因爲身邊的人都厭倦了跟心理抑鬱的人打交道。有些人會在醫生告訴他們”一切都是意識的問題”時變的惱火,意識又該怎麽控制呢?還有人是因爲經濟原因而不能尋求專業幫助。

在這些情況下,該怎麽辦呢?我敢說,除非你自己親身經曆,不然你是不能夠對那些空虛與絕望産生共鳴的。疲憊,虛脫,黑暗,思想意識的失控都會把你逼瘋,你不能對一個患有抑鬱症的人說”快點振作起來”,也不能期待他們能夠做到。在那些時候,任何一個人說的話或者做的事都不能真正影響他們的想法。還有更糟糕的,千萬不能譴責我們總是想著”微不足道的小事”,或者告訴我們這樣想是不對的。這會把我們逼上絕路的。對於抑鬱,我們已經夠內疚的了,所以其他人沒有必要再爲我們添加這種內疚感了。

我覺得沒有解決辦法是不能變通的。抗抑鬱藥幫助身體維持血清素等級,保持良好精神狀態。但是後來,我認爲只有自己才能幫自己走出抑鬱。不論有沒有心理醫生的幫助,我們都必須逐漸恢複自己對思想的控制。

首先,我認爲遠離那些批評你的,不讓你接受抑鬱症現實的人是十分重要的。思想是屬於你自己的。它將會塑造你(但是顯然,一年前,當我心理和身體上都承受巨大痛苦的時候,我自己都不能不全心全意相信這一點)。他們的批評反映出他們對你正在承受的痛苦的忽視,這在長時間內都不會對你有利。遠離譴責。讓自己充分體會痛苦與困難,否則你將會因爲整天感到內疚而分心,不能好好專心對付抑鬱情緒。

或許你該問問自己,查閱自己的內心。想想我們曾做過的美好的事情,我們擁有的祝福。你的愛好是什麽,你喜歡做什麽?是什麽在困擾著你?是過去的哪些事哪些人讓你對自己感覺那麽糟?是不是有什麽習慣傷害到你自己?在工作,生活,人際關系,家庭,和狗狗相處中有什麽不開心的?或許像我一樣,你在判斷真正的緣由和確定抑鬱症的原因時有些困難。但是這沒有關系。每一件小事都是有關聯的。你只需隨手記下這些小事。寫下它們,把它們分成幾個小部分,並且一件一件去處理。想辦法控制不開心的想法,最糟糕的劇本真的會上演在現實世界嗎?你需要遷移到另一個城市,重新找一份工作,抛棄你的女朋友嗎?如果是這樣,你打算怎麽做?擬定一個現實的計劃。研究你的計劃。

做人要自私,首先要考慮的人是自己。你應該這樣。你需要這樣。你需要花多長時間,就花多長時間。

辦法總是有的。我知道你現在不相信我的話,現實肯定也不是如此。但是請記住我的話。既然我有辦法,你也會有的。

還有,如果沒有人理解你,如果你的家人放棄你,你的朋友抛棄你,沒有人願意傾聽你的漫談,沒關系,我願意。給我留言,跟我談談。我不是什麽心理醫生,但是如果你願意,我可以與你分享我經曆過的治療過程,或者只是傾聽(看)你的想法,如果你需要的僅僅如此。我不會加以判斷,我不會批評,我也不會嘲笑你。或許我根本就不認識你,但是我經曆過,我知道那種感受。我也嘗試去開始一段”新”生活,讓經曆塑造新的我。

我們可以一起熬過這一切。做你自己。做我自己。

翻譯:賈冬玲

Comments are closed.

about Noch Noch

Enoch Li, (pen name: Noch Noch) was born and raised in Hong Kong and Australia. She has also studied / worked / lived in the US, France, UK, Japan, The Netherlands, China, and has travelled to more than 40 countries. She loves travelling and her curiosity in foreign cultures and languages has led her to enjoy her life as an international executive in the banking & finance industry. However, she was forced to take time off work in 2010 due to her illnesses and after spending time in recovery, cooking, practising Chinese calligraphy, reading and writing – in short, learning to take care of herself and letting out the residual work stress, she has transitioned into a Social Entrepreneur and founded BEARAPY to help corporates make workplaces mentally healthy, and support executives to become more resili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