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chNoch.com

思想的改造

|

在跟我的心理醫生的幾次交談中,我才開始發現自己的思想是那麽的消極,而且我也常常輕率下結論。從前,我一直都覺得自己是一個充滿了積極想法的樂觀的人。一些看過我博客的讀者也問我該如何克服他們的抑鬱症。或許途徑之一是清除腦袋裏”消極”想法?

我覺得服用抗抑鬱藥是讓身體血清素的不平衡達到平衡的一種方法(血清素是一種存在于人體內的微量化學物質,它能使人們感到快樂)。有很多博客都討論了抗抑鬱藥的作用。我不是專家,而且我服用抗抑鬱藥也只有大概10個月,所以我也懂的不多。我只記得那些藥讓我覺得昏昏欲睡,並且感到很惡心。但是,當你抑鬱程度已經很深時,抗抑鬱藥也是你生理極其需要的治療藥物。

然而,抗抑鬱藥也不能治愈所有的病症。我相信,這主要還是靠我們自己的思想。是失望和絕望,疲憊和倦意讓我們走向極端,把我們從高樓頂端推下,讓我們想要結束自己的生命。是我們對這個世界,自己及他人存在消極的看法,我們才會抑鬱的。這只是我小小的見解。

所以我們需要重塑我們的思想。我不是要你對所有的事物都投入一味的熱情,但是,如果憤世嫉俗和悲觀主義讓你當前感到難以釋懷,爲什麽不換一種現實的思維來看待問題呢?

舉一個簡單的例子:當我生病時,我的腦子裏一直有個不可理喻的想法,我覺得Timmie即將離我而去。但是,他對我的這個想法發表什麽觀點了嗎?沒有。有什麽證據可以證明他要離開我嗎?沒有。事實上,一切都跟我的想法相反。當我開始頭痛時,我覺得自己就快死了,這是最可怕的後果了,不是嗎?我害怕這可怕的後果變成現實,因此對自己沒有好好聽醫生的話而感到很懊惱。

有一天,當我正坐在搖搖椅裏,思緒隨處漫遊時,我突然想到爲什麽我會有如此多”消極”想法?我被”訓練”成這樣了。當然,我不責怪我那些讓我變得如此的事情和我受到的教育,但它們就是在不經意間,對我的思想産生了影響。

在經濟學,金融和銀行學中,我學過如何分析一個項目的成本和利益。什麽是成本?成本有多少?

在辯論中,我學會先得到對手的辯辭,從而准備我對對手的反駁。所以,我不得不從負面角度考慮這一切問題,還要做好被打敗的最壞打算,這樣才可以增強我的論據,維護我的立場。

在法律上,我學著從不同的角度來辯論,當然,我會多關注較弱的論點,這樣我就可以在這方面多下工夫,找出支持它的論據。

在風險管理中,我固然喜歡最好的和最真實的情況,所以時間就應該投資在尋找最弱的環節上,這樣就可以防止投資和資金的損失。

過去我習慣于做最壞的打算,這樣我就可以阻止它的發生,不論是在辯論比賽中還是模擬法庭上。”現實生活”中的賒購及風險管理,尤其是在近幾年,對我日常生活的影響越來越深,如果風險太大,我是不會把我的錢借出的,這只是爲了以防萬一另一家銀行的倒閉,我必須知道我們會損失多少錢。我們必須做好准備。

如今,心理上”爲最壞的結果做准備”在很多情況下都被用于計劃未來中,它可以使一件事或一個人從落後追趕上來,並且會擾亂你的頭腦。真的,有多少次那些借款人真正地會拖欠還款呢?有多少次我是被狗咬了的呢?零次。那麽,爲什麽當我看見走失的狗時,我就會本能反應爲它會咬我呢?

是思想的力量說服我們回到現實。希望存在著,但是事情也有可能會變糟。不管是哪種情況,我們都必須好好地考慮。對于我來說,我總是用消極的眼光看問題,並且希望事情簡單地呈現在我面前,因爲我已經學習到,要爲最壞的結果做准備。

我敢肯定這對每個人都不一樣。每一件事都要考慮清楚,也許強化自己的思想可以幫助你克服抑鬱症。並且給你帶來快樂。

我要做自己。你們也要做自己。做真實的自己。

(翻譯贾冬玲)

about Noch Noch

Enoch Li, (pen name: Noch Noch) was born and raised in Hong Kong and Australia. She has also studied / worked / lived in the US, France, UK, Japan, The Netherlands, China, and has travelled to more than 40 countries. She loves travelling and her curiosity in foreign cultures and languages has led her to enjoy her life as an international executive in the banking & finance industry. However, she was forced to take time off work in 2010 due to her illnesses and after spending time in recovery, cooking, practising Chinese calligraphy, reading and writing – in short, learning to take care of herself and letting out the residual work stress, she has transitioned into a Social Entrepreneur and founded BEARAPY to help corporates make workplaces mentally healthy, and support executives to become more resili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