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chNoch.com

身份地位的缺失

|

當我出去時身上沒有帶著名片,這讓我覺得好像少了些什麽。我家裏還有一疊名片呢,只是我不再用它們了。再說,現在大部分時間我都待在家裏,所以也沒有什麽必要用上名片了。但是我很想知道,如果我沒有了這一小張上面印著好看的公司名稱,下面寫著我的名字和職位的小紙片,我會是誰。

我從來都不曾意識到自己已經被公司牢牢套住了,也許對公司來說,我只是它的運作系統中的一名普通員工罷了。當然,我也多多少少在公司起到點作用,至少我是這麽認爲的。但是到今天爲止,我已經休了幾個月的病假了,公司仍然井然有序地運營著(即使我希望公司的股價能夠很快回漲)。所以,這更像是我一廂情願的。在我頭不痛,心情也稍微好一些的時候,我會出去跟別人打交道,參與社交活動,倘若在這時沒有了公司作爲我的後盾,那麽這會變得讓我有點害怕。因爲別人總會問”你是做什麽的?”。而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麽回答他們。

大部分人的意思是問我在什麽公司上班,我的工作做些什麽,換句話說,他們就是問我的職務是什麽,我的職位有多高。就好像公司和工作就代表了我,這樣才能爲我,在與我面對面說話的人面前建立起存在感。當人們聽說了你公司的名字和你的職稱之後,他們就會有意或無意地把你放進他們臆想的一個小盒子裏,並且按照他們的想法評價你。他們總是把我的職業和我是誰聯系在一起。我覺得他們這麽想有一定的道理。不同的職業需要具有不同品質的人來做。

還有,讓我感到可怕的是,我太依賴我的名片來向別人介紹自己了。名片在某種程度上可以幫助別人了解我,但也許我變得過度依賴于它了,它甚至操控了我的身份。除了那以外,我還爲了讓自己能與名片上的職務相匹配和贏得別人的尊敬而不斷奮鬥,努力工作。沒錯,我還年輕。沒錯,就算我沒有經驗,我也已經在管理一個小團隊了,我只是在學習著怎麽做。沒錯,我也在這幾年中在倫敦,巴黎和東京工作過,這都不是瞎話。沒錯,我有一套4居室的公寓還有司機,我不用交房租也不用交稅,但是我擁有的這一切絕不是我一路僥幸得來的!!!這絕對是最難平衡的一件事:自信而不犯賤,年輕而不幼稚,成熟而不自負,友善而不輕浮,自信而不傲慢,不用使喚就有人會聽你的。我生活在一個由男人掌權的世界,我們並沒有因爲是少數而被看得很”珍貴”,事實上,我們是一群與社會偏見不斷抗爭的少數人群。因此,我小心地保持著這樣的身份,維持著良好的形象。有的時候,所有的一切都歸結爲那張小紙片上最上角的公司的名字,還有我的職務……哦,副董事,我多麽垂涎這個職務,並且希望獲得晉升啊!

這樣,當我暫時不用去上班時,我覺得好像有人打亂了我的南北極磁場,而我的世界一片混亂。指南針丟了,我的信心也全部瓦解。我覺得好空虛。

這就是當別人問起我,我在北京做什麽,爲什麽我會這裏,我在這裏多久了,諸如此類的問題時,我只能小心謹慎地說,”呃,我現在沒有上班……”的原因。我不能假裝自己當時還在上班,我也不想把自己故事講給陌生人聽。他們會說一句”哦”,接著就迫不及待地跑開,去跟比我有趣的人說話。我不怪他們。在一開始的時候,我並沒有那麽大的魅力去吸引他人,而且我還會緊張,其實這對社交完全沒有利。可是在某種程度上,我是刻意保持低調的,在這些社交場合下也不多說一句話。

不管怎樣,潮汐總會慢慢地回潮。當我跟別人說我沒有名片時,人們的反應總是能把我逗樂。他們似乎有點找不著邊了。但如果當他們仍繼續想打探我爲什麽沒有工作的話,我心中已經有了解決措施。我打算在這裏做公關嗎?找一份新的工作?教英語?像很多移民的人一樣做項目經理?做所有的事情?在非政府組織裏?仍然想在北京定居……?

我最喜歡別人這麽問我了:”你是跟你男朋友和他的公司一起來北京的嗎?”這令我很崩潰。我會立刻板起臉,然後嚴肅地告訴他們”不是”。他們撓撓腦袋,也不知道說什麽好了。有的時候我在想,”但願他們了解……”我無奈地一笑。

(說真的,爲什麽人們會有”移民的妻子”這種老套的思維模式呢?她們中間的很多人做著讓人羨慕的事情,她們不只是塗指甲油,還帶著獅子狗去喝茶!也許她們所參加的社會活動比我們親愛的公司主管對社會所作出的貢獻還要大,我們的主管整天在無意義的email和多余的會議中穿梭,然後一醉方休,忘卻工作煩惱。好吧,也許這些貴婦人的開銷能帶動經濟的發展。這對一切都有好處嘛。哈哈哈。)

當然,我曾經也犯過同樣的錯誤。我問過別人他們在哪家銀行上班,職位是什麽,一個小表格在我腦海裏自然而然地形成了,然後我下意識地把他們分類,不論他們是否喜歡。好吧,他們不能真正地選擇是否喜歡,因爲我根本就沒告訴他們我已經把他們分好類,他們也沒有機會自我辯解了。所以我不怪任何人。因爲我自己也幹過那樣的事,我也有著罪惡感。

别說一個人的形象並不重要,但是它可以塑造。縱然名片可以加強我在別人腦中的印象,也可以代表著我,但是它始終不是我。那些小卡片真的只是一張印刷精美的廢紙而已……它賜予我光鮮亮麗的外表,但它不是我。

謹記這點,這對于我來說是個挑戰。

(翻譯贾冬玲)

about Noch Noch

Enoch Li, (pen name: Noch Noch) was born and raised in Hong Kong and Australia. She has also studied / worked / lived in the US, France, UK, Japan, The Netherlands, China, and has travelled to more than 40 countries. She loves travelling and her curiosity in foreign cultures and languages has led her to enjoy her life as an international executive in the banking & finance industry. However, she was forced to take time off work in 2010 due to her illnesses and after spending time in recovery, cooking, practising Chinese calligraphy, reading and writing – in short, learning to take care of herself and letting out the residual work stress, she has transitioned into a Social Entrepreneur and founded BEARAPY to help corporates make workplaces mentally healthy, and support executives to become more resili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