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chNoch.com

你也在忽略這些信號嗎?

|

我的病不是在一夜間得的,我的抑鬱也不是在一眨眼的工夫形成的。就像漢語說的,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所有的一切都是慢慢地,暗暗地,悄悄地積累起來的。我忽略了這些病前信號,或者說我根本就沒有意識到這些問題。對于這一切,我總是一笑而過……
回頭看看,我現在意識到了原來有這麽多的病前警示信號,只是我沒有注意到罷了。此外,這當然也是我無能的表現,我不敢承認這些信號示意著我累了,精疲力竭,體力透支和壓力繁重。我欺騙自己,只要堅持去做水療,多睡覺多休息,常遊泳,跟朋友見面,多與社會接觸,我就一定會恢複活力,所有源自工作和生活的壓力都會統統消失。

然而,病前的征兆仍然持續出現。每天下午我的胃都隱隱作痛,雖然只是輕微的痙攣,但卻足以讓我在疼痛中打顫。而我在做什麽呢?我繼續打著郵件,填電子表格,因爲這些工作的截止時間是香港時間中午12點。金融業正面臨著大劫難,我有責任和義務去做好我的工作。

我太忙了,以致根本沒有時間吃飯。時間對于我來說是多麽寶貴啊。我的午餐通常是個三明治或者一些壽司,在15分鍾內,我就狼吞虎咽地把它吃完。 深夜11點才能吃上晚餐–方便面。但是我回到家累的根本連方便面都不想煮,我就吃杯面。味道不錯,但全是味精!

然後我就直接上床睡覺了,我通常花一個小時左右才能睡著,睡前我會想想我今天做了什麽,還有什麽工作在等著我去完成,直到我想累了爲止。當我睡著後,到淩晨2,3點又會醒過來,查查我的黑莓,看看有沒有美國的消息。是不是又有銀行倒閉了?我需要應付這一堆又一堆的事情。

天還沒亮的時候,我就得趕著去上班,在火車上一邊閱讀著手機上的消息,一邊被地鐵銀線上的”工薪族”擠來擠去……我不斷地在手機上摁著,回複收到的短信,指甲敲擊鍵盤的聲音”嗒嗒嗒嗒”。我覺得我肯定能得最快手機打字獎,如果有這個獎項的話。

我猜我的臉色一定很蒼白並發青,因爲我的助理在我的耳邊悄悄告訴我:”也許你應該在見客戶前化下妝,你看上去太疲憊了……”

接踵而至的就是間接性感冒。大概每三個星期一次我就會得一次感冒再加上常規性的頭痛吧?我也沒有太注意。我只知道這太頻繁了,頻繁到當我告訴我的朋友,我不舒服,恐怕不能跟你們去Tsutaya喝咖啡了,我想在家休息會兒,他們都會說”又感冒了?”。 我覺得這都是辦公室裏的空調,或者天氣的變化引起的。現在我知道了,是我壓力太大,免疫系統也隨之減弱造成的。

可是我也不是一整年都不間斷工作,完全不休息的啊!我還有我的年假,即使每次年假的前幾天總是身體非常虛弱。有一次我媽媽來看我,當我去地鐵站接她時我幾乎快暈過去了,就在東京表參道站外面的那條路上。所以我媽媽就不得不拖著她的行李和我回到家,打電話給我的朋友和醫生到公寓裏來。經醫生診斷,我當時正在發高燒,還有急性腸胃炎和痢疾。

對于這些給我的病前警示,我總是打著盹兒讓它們溜走,我從來沒有站在一個角度把它們聯系在一起整體看待,而是把它們分離,當成一個個獨立的問題。最終,警鍾忍無可忍,給我一個大大的打擊,讓我震耳欲聾。

你也在忽視這些病前警示信號嗎?不如把這些警示信號放在一起,看看你有沒有需要對你現在的生活方式做些改變吧……當然,這一切要在還不算太晚之前!

(翻譯贾冬玲)

about Noch Noch

Enoch Li, (pen name: Noch Noch) is born and raised in Hong Kong and Australia. She has also studied / worked / lived in the US, France, UK, Japan, The Netherlands, China, and has travelled to more than 40 countries. She loves travelling and her curiosity in foreign cultures and languages has led her to enjoy her life as an international executive in the banking & finance industry. However, she was forced to take time off work in 2010 due to her illnesses and after spending time in recovery, cooking, practising Chinese calligraphy, reading and writing – in short, learning to take care of herself and letting out the residual work stress, she has transitioned into a Play Consultant for corporates interested in creative change management and employee well-being using the psychology of playfuln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