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chNoch.com

我恨鏡子中的我

|

最後,我還是接受了我得了抑鬱症的這個現實。但是,僅僅意識到自己得了抑鬱症根本對控制病情一點用也沒有。我心中的潘多拉盒子被打開了,泉湧的絕望,疑惑,懷疑,回憶,罪惡感充滿了我脆弱的心靈和虛弱的身體。我再也承受不了了。所以,除了頭痛以外,我開始討厭看著鏡中的自己。

我不知道你們有沒有深度抑鬱的經曆,我指的不是你們百無聊賴,不見任何人的時候,而且真的感覺很難受,尤其是這樣持續幾個月的時候。也許不需要深入探究我究竟在想什麽,我的感受如何,正是我的行爲,抑或說無作爲,讓我感到絕望,痛苦。

有一段日子我總是睡到不想醒來。我想一天除了起床上廁所或喝水的時間,在床上躺上20個小時。我睡著直到不想睡爲止,這樣我就越睡越久了,就像昏迷不醒一樣。我不讓Timmie在早上拉開窗簾,房間一直都昏暗著。當我走出房間時,我就把客房的床墊搬出來,放在客廳的地毯上,這樣,我又可以在這裏賴上幾天了,跟我的floppie蜷縮在被子裏。

我不在乎我外面看起來怎麽樣了。我懶得去梳頭,懶得像以前那樣往臉上擦各種面霜,眼霜,角皮油。我出門也只是去見心理醫生,我就把頭發隨便紮成亂糟糟的馬尾,隨手抓起一件舊T恤和一條牛仔短裙,穿上UGG靴子(因爲北京的冬天實在冷得讓人受不了)不情願的下樓了。

我再也不敢看鏡子中的我了,因爲那景象一定會嚇到我。我的臉色發青,並且蒼白。我的眼神非常空洞。有些時候,眼睛會因爲我哭得太多而腫起來。有的時候我根本無法控制自己,我只有不斷地哭啊哭啊哭啊,直到累了,才能睡著。我的黑眼圈已經很深了,我的臉頰深陷,因爲頭痛引起的不斷的嘔吐讓我瘦了不少,也有抑鬱症引起的食欲不振的原因。我不願意吃東西,除非把吃的塞進我嘴巴裏。我的味覺盡失。所有的一切都索然無味。即使是我曾經最愛的印度菜和泰國菜也無法勾起我的食欲。一度,我的體重比我的正常體重少了10kg。

任何東西都不能挑起我的興致,就算是我以前買的DVD,我曾經很想在我有時間的時候能慢慢欣賞。現在醫生讓我留在家裏,禁止我出門,我有的是時間。但是我卻不想做任何事情。我也不想看電視了,因爲我會覺得暈眩,甚至惡心,然後我的頭痛又會發作。看書也是如此。

每天晚上我都會做惡夢,每幾個小時就會醒來3-5次,醒來之後就是尖叫和狂踢。惡夢之後,我轉個身想繼續睡,卻失眠了。每天我都是折騰到淩晨4,5點才睡著的。醫生不得不給我開安眠藥。

我討厭鏡子中自己的倒影,我想擺脫自己。我躺在沙發上,地毯上,床上,床墊上,等待著自己腐爛。

根據心理學,人的行爲受心理影響,心理又由想法的刺激而形成。我的腦袋裏裝了多少想法啊!有一些是消極的,大部分是疑問,更多的還是我過去的生活的回憶。或許這篇文章有些許沈重了,我們把那些黑暗的不良想法留到另一個地方吧!

(翻譯贾冬玲)

about Noch Noch

Enoch Li, (pen name: Noch Noch) was born and raised in Hong Kong and Australia. She has also studied / worked / lived in the US, France, UK, Japan, The Netherlands, China, and has travelled to more than 40 countries. She loves travelling and her curiosity in foreign cultures and languages has led her to enjoy her life as an international executive in the banking & finance industry. However, she was forced to take time off work in 2010 due to her illnesses and after spending time in recovery, cooking, practising Chinese calligraphy, reading and writing – in short, learning to take care of herself and letting out the residual work stress, she has transitioned into a Social Entrepreneur and founded BEARAPY to help corporates make workplaces mentally healthy, and support executives to become more resili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