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chNoch.com

我有必要抑鬱嗎?

|

每當我告訴別人”我有很嚴重的抑鬱症”時,好多人都會問我這個問題。巧合的是,大部分問我這個問題的人都是成年人,更確切地說,是差不多我母親那一代的人(包括我的母親)。我猜他們都有這樣的想法:我有一份很好的工作,我會拿保險金,還有外籍人員專享的額外津貼,我有一個很好的男朋友,家庭背景還不錯,我長的也不太醜,有許許多多的朋友,等等。在我只有28歲的時候,我就擁有了這一切。對于很多人來說,我已經擁有了所有的”一切”。那麽我還有什麽好抑鬱的呢?

我不知道。

我用了很長一段時間去尋找由”壓力”導致”抑鬱”的原因,想弄明白爲什麽我會被堵在這條死胡同上。我對自己的抑鬱感到很生氣,也對自己生病感到十分內疚。我一遍又一遍地問自己我到底爲什麽不開心,反複思考著抑鬱這個問題。當我舒服躺在240平方米大公寓的地毯上時,有些人卻睡在公園裏,在北京刺骨的寒冷中瑟瑟發抖!他們沒有吃的東西,而我卻可以吃任何我想吃的東西,只是我沒有胃口罷了。他們光著腳,沿街乞討零錢,而我有專門的司機接送我去醫院。我到底在想什麽?我怎麽能這麽忘恩負義呢?我到底怎麽了?

我仍然糾結這個問題,我很疑惑自己的感受和爲什麽會抑鬱呢。當母親問我”爲什麽你會感到抑鬱?”,我無法回答她。當一個阿姨在email上問我”你怎麽會得抑鬱症呢?”,我也無法回答她。我也不知道答案。當她們問我,我卻不知道怎麽回答時,我的心裏非常難過,我也感到很內疚,就像犯了什麽不可饒恕的罪,現在正在極力地逃避。我覺得在她們問題的背後,同時也在指責我是個愛哭鬼,是個得了抑鬱症的傻子。我覺得自己被貶低了。雖然我很確定她們並沒有貶低我的意思,可是這真的讓我感覺很糟。

說實話,至今我還是無法確定是什麽壓力引起我的病痛,因爲自從童年失憶症之後的這些年來,壓力漸漸越來也多。工作上的許多小事,還有我自認爲我很喜歡的國際公司的主管生活,就是這些在一點點侵蝕著我的健康。我過著機械化的生活,並且用所謂的標准和人們的期許爲自己洗腦。我生活的許多方面都已經脫軌。我在不久的將來會達到所有的一切。但是我知道自己確實浪費太多時間在種種不良情緒上,內疚,抑鬱都是不對的。我沒有用這些時間去做對的事情。事實上,抑鬱並沒有什麽不對的,不論你是什麽人,不論你身處什麽樣的境地。它既不能把你跟別人進行對比,也不能爲你自己的病痛而惋惜。你與這個世界上的其他人一樣,有權利可以抑鬱,除非你不抑鬱。這是幫助你重新審視生活選擇,自身價值的過程,同時也是個讓你回顧過去,溫習它,解決它,直到釋懷它的過程。這是讓你消滅自身所存在的消極因素的時刻,它會讓你獲得重生,讓你變得更加自信,讓你做真正的自己。

當然,還有很多途徑可以讓你如此,讓你重新審視自己的生活,抑鬱並不是唯一的途徑。但是,如果你正感到抑鬱,千萬不要抗拒它,傾聽你內心深處的想法,感受自己的情感。讓一切釋放出來。哭泣,大叫,狂喊,睡覺,不管通過什麽方式,也包括抑鬱。告訴任何問你”你有必要抑鬱嗎”的人,讓他們滾開,管好自己的事。你必須經曆這一切,另一方面看來,它使你變得更堅強,那麽你也就可以與你內心最深處的自己接觸,讓它來引導你。(我強烈建議你們有個值得信賴的心理醫生或咨詢師,來幫你度過這一切。)

現在,在經曆了這一切之後,你可以再次問我”我有必要感到抑鬱嗎?”,那麽我可以告訴你:這是我的身體在告訴我,現在該是時候來結束我只有表面快樂的生活了,要解決內心的不愉快以及困惑。否則,我也不會像之前那樣,只是被打垮,而是終將崩潰成不計其數的小碎片,到了那時,一切就太晚了。

要不是抑鬱症,我就不會做真正的自己,也不會做最自然的我。

(翻譯贾冬玲)

about Noch Noch

Enoch Li, (pen name: Noch Noch) was born and raised in Hong Kong and Australia. She has also studied / worked / lived in the US, France, UK, Japan, The Netherlands, China, and has travelled to more than 40 countries. She loves travelling and her curiosity in foreign cultures and languages has led her to enjoy her life as an international executive in the banking & finance industry. However, she was forced to take time off work in 2010 due to her illnesses and after spending time in recovery, cooking, practising Chinese calligraphy, reading and writing – in short, learning to take care of herself and letting out the residual work stress, she has transitioned into a Social Entrepreneur and founded BEARAPY to help corporates make workplaces mentally healthy, and support executives to become more resili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