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chNoch.com

每個人都需要一個很棒的心理醫生

|

我簡直就是被我的醫生和timmie逼著去看心理醫生,治療我的”壓力”(我仍然不能接受自己壓力大這個事實)。 這位醫生來自牙買加,我還記得我第一次走進診室時,被他綠色的襯衣和領帶晃了眼睛,那是鮮豔的石灰綠。我當時就想:哇,他真有型,我想我已經喜歡上他了。我們可以好好談談了。

史蒂芬.克勞德.海厄特醫生是真正意義上拯救了我的人,因爲在治療過程中,我也有幾次試圖放棄過,是他指引我走出抑鬱。他讓我安心地覺得就算病了也沒什麽,如果生病意味著軟弱,那麽就算軟弱也沒什麽大不了的。他爲我的世界換了一個燈泡,使我可以在完全不一樣的光芒下看待一切。他指引我發掘自己內心潛在的東西。他讓我停止自我懷疑和自我反省,讓我不再感到愧疚或者絕望。他說並不是他治愈了我,而是我治愈了自己,因爲這一切都是我的心理在作祟。可是,要不是他對我的輔導和指引,不斷的勸說,加上偶爾直率,嚴厲的斥責,我是很難恢複的。

過去,我是很反對去看心理醫生的。在我眼裏,只有”瘋子”才去看心理醫生,我覺得那是件丟臉的事。也許這是社會的觀點,人們對心理健康的看法,但是這主要還是我自己的偏見。我有一個得了妄想症的叔叔,他犯罪後並沒有被送去監獄,而是被送去了精神病院。我還有一個叔叔,他有一點點暴力傾向,他不能夠控制自己的憤怒(但是他的確非常愛我,尤其在我小時候,對我特別好)。上高中時,我就常做社區服務並且照顧患有唐氏綜合症的孩子。我認爲這些人才是”精神上有問題”的,而不是我。

精神上的疾病有很多種表現形式,抑鬱是其中一種表現,如果不治療,那麽就會惡化成妄想症或引發其他問題。有了這種經曆之後,我覺得每個人都應該定期去跟心理醫生談談。遺憾的是,不是所有的跨國公司都爲員工提供這種福利,也不一定包括在醫療保險之內。我們必須提高警惕,在態度上也要有所改變,那麽當人們心理出現問題時,他們就不會那麽被動地去尋求幫助了,也不要認爲患了心理疾病就會被當成怪物。當然,說起來總比做起來簡單。我花了29年才意識到這一點……但是對于我來說,我現在所能做的就是坦然說出我的經曆,不要羞愧于告訴別人我看心理醫生。即使結果是別人認爲我”瘋了”,用詭異的眼光看我,那也只是他們的問題罷了。再說,誰又能說我就沒有一點點瘋瘋癲癲的呢?  :)

其實,我覺得有個心理醫生還挺酷的,尤其是有一個跟我的一樣的心理醫生。這沒什麽可怕的,我們之間總是充滿了歡笑(當我可以重新開始笑的時候)。當他告訴我我已經可以自己處理好心理問題,不用再時常來見他的時候,我還挺難過的。然而我知道,只要我什麽時候再需要他的幫助,即使只是讓他稍稍開導我一下,他都會出現。

每個人都需要一個很棒的心理醫生!!

(翻譯贾冬玲)

about Noch Noch

Enoch Li, (pen name: Noch Noch) was born and raised in Hong Kong and Australia. She has also studied / worked / lived in the US, France, UK, Japan, The Netherlands, China, and has travelled to more than 40 countries. She loves travelling and her curiosity in foreign cultures and languages has led her to enjoy her life as an international executive in the banking & finance industry. However, she was forced to take time off work in 2010 due to her illnesses and after spending time in recovery, cooking, practising Chinese calligraphy, reading and writing – in short, learning to take care of herself and letting out the residual work stress, she has transitioned into a Social Entrepreneur and founded BEARAPY to help corporates make workplaces mentally healthy, and support executives to become more resili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