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chNoch.com

我的轉折點

|

這真是個令我鬱悶的早晨,當我醒來的時候,我感覺到疼痛就像石牆在我的腦袋裏坍塌,排山倒海向我湧來,晚上我還被自己的夢嚇到,我夢到自己在浴缸裏差點被淹死。我凝視著鏡子中的自己,看著自己的眼睛。我不能再逃避了!

終于我認清了現實,我的身體已經撐不下去了,我的思想是那麽的脆弱。我需要藥物治療。我不能去上海出差了,盡管香港的上司也要去那裏。我充滿了深深的罪惡感,可是,哎,我已經下定決心了,去香港見腦科專家對于我來說更重要。這一次,我真的去了。我們找出了問題所在。雖然並無大礙,但是我必須接受藥物治療,並且需要足夠的休息來讓我的身體康複。

總是吃藥讓我覺得很惡心,因爲我覺得生病就代表著我是個弱者,而我又認爲自己是個強者,充滿活力和毅力的強者。我沒有生病,頂多只是點感冒而已。所以,這沒有什麽不可以接受的,我仍然可以很驕傲地走下去。我痛恨總是得去見那麽多醫生,總是得吃那麽多藥,總是得做那麽多可笑的檢查。

除了這樣那樣的原因,經過專家診斷,我的頭痛也有一部分是壓力引起的。事實上,壓力也可以引發很多別的狀況。專家強調,壓力太大是導致我頭痛的根源,也是我健康狀況的最大問題。所以我首先該做的,就是解決壓力問題。偏頭痛只是我的身體告訴我壓力過大的一個警告。我滿不在乎地一笑,笑容卻是僵的。

專家告訴我,壓力也會造成抑鬱,所以他建議我應該定期去看心理醫生。聽到他這番話時,我吐了–這只是比喻。我怎麽變成這樣了,我居然要去看心理醫生?在我看來,我還是太虛弱了,不能處理好壓力和抑鬱,我的體力居然還不敵我的心理。有的時候,你不能夠控制一些身體上的小病,但是你的意識(包括壓力和抑鬱)卻可以控制。我不能相信我意識的能力居然比我想象中的還要卑微。這是絕對不可能的。再說,當別人知道我去看心理醫生,他們會怎麽想?這肯定是逃不過的一關。

我們回到了北京,把這些情況都跟我的醫生說明了。她建議我至少請假一個月好好集中精神于治療,時時都需要觀察病情。我勉強地答應了她,並告訴自己一定要在一個月內康複,這樣就可以趕緊回到辦公室開始工作,年底是一年中尤爲關鍵的一段時間,這段時間裏我們要制定新的營銷策略和樹立新的目標。我繼續保持工作,並通過手機來管理我的小組,或者嘗試用別的辦法來管理。我時常因爲頭痛幹擾了我的視線而感到吃力,手機屏幕非常小,所以眯著眼睛非常不舒服。每一次我要吃藥或者吃藥效越來越強的止痛片時我都會害怕,畏縮。我記得我甚至試圖把藥都藏起來,這樣timmie就找不到它們,也不會逼我吃藥了。我又一次遲遲不肯見醫生。

有一天早晨,我艱難地醒來,顫抖著對timmie說:”我要去見心理醫生……我覺得自己好像在自殺,好難受。”我的心裏充滿了恐懼。我以前從來沒有想過自殺,除了有幾次我遇到了點小麻煩,隨口說說。我們又回去見了那一個心理醫生,但是我不怎麽喜歡她。我覺得自己見了她以後並沒有好起來。所以我又一次打消了繼續看病的念頭。承認自己有問題是遠遠不夠的,我必須解決問題。曾幾何時,我認爲我可以自己解決。

在我的故事裏,我曾經說過,我差不多是在去年11月份病的。嚴格地說,我是在11月底才接受並承認自己需要勇敢面對和解決這些問題的。也許在那之前,我已經”病”了好幾年了。11月的尾聲只是這個惡夢的開始。也是我的轉折點

(翻譯贾冬玲)

about Noch Noch

Enoch Li, (pen name: Noch Noch) was born and raised in Hong Kong and Australia. She has also studied / worked / lived in the US, France, UK, Japan, The Netherlands, China, and has travelled to more than 40 countries. She loves travelling and her curiosity in foreign cultures and languages has led her to enjoy her life as an international executive in the banking & finance industry. However, she was forced to take time off work in 2010 due to her illnesses and after spending time in recovery, cooking, practising Chinese calligraphy, reading and writing – in short, learning to take care of herself and letting out the residual work stress, she has transitioned into a Social Entrepreneur and founded BEARAPY to help corporates make workplaces mentally healthy, and support executives to become more resili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