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chNoch.com

否認

|

否認,作爲一種防禦手段,是極其強有力的。如果我們不看它,它就不會存在。如果它不存在,我們就不需要解決它或者處理它帶來的後果。那麽,如果我不理會我的頭痛,它就會自動消失,我也就不用去看這些不同的醫生了。
09年九月份結束之前,我們的新公寓已經整理的七七八八了,買了新的家私,地毯,還認識了一群新朋友。我經常去上舞蹈課(哈哈,我學的是鋼管舞,信不信由你啦!),還在我們院子的遊泳池裏遊泳。在這座新城市的生活終于步入正軌,如果我能徹底擺脫偏頭痛就更好了。

我做了一系列MRI檢查,見了好幾個醫生,又得到了5,6個建議,但是還是沒有人知道我的病到底是怎麽回事。我的醫生告訴我,我應該去見見腦科專家,再跟心理咨詢師談談。我說我沒有時間去香港看腦科醫生,但是去見心理醫生沒有問題。


所以,我就去看了心理醫生,並進行了第一次互相了解的談話。我們聊了工作,家庭,男朋友,朋友,她還給我做了一項調查,以測試我是否情緒低落。結果說我的情緒”輕微壓抑”,但是醫生跟我解釋道,這對于剛換生活環境處于適應期的人們來說很正常,尤其中國是一個完全不一樣的國家,北京也是個完全不一樣的城市需要我去適應。這便會産生許多挑戰。但是,我似乎能很好意識到,並處理好這些問題。當然,這已經不是我第一次從一個城市遷移到另一個城市了,我這麽告訴自己,我一定會處理好這一切的。我一點都沒有壓力,沒有,沒有,沒有,完全沒有。醫生叫我一個星期後再去見她,但是我沒有這麽做。

十月,我的父母來北京過國慶節,我陪他們出去逛了逛。天空是這麽的藍,陽光照耀著大地。生活是如此的美好。那一個星期我都沒有頭痛。我必須堅強,因爲我還要照顧我的父母,並且帶著他們出去玩,看吧,意志力起作用了!但不出意外,他們離開北京後,我就病倒了,病毒性感冒,食物中毒,急性腸胃炎,頭痛,所有的病都開始湧向我。

十一月,我因爲參加朋友的婚禮回了幾次香港。我只能在周末留在香港,所以還是沒有見到腦科醫生。我的醫生仍然讓我吃止痛片。其實我心裏知道,止痛片對人的身體非常不好,更糟的是,每一次我見到醫生的時候,她都得給我開藥效更強的止痛片,因爲我的頭痛在一天天地加劇。並且,我還必須忍受藥效副作用的煎熬:睡意,反胃,疲倦,胃痛。

盡管如此,我仍然不肯承認我病了。心理醫生不是說了嗎?這只是一個很常見的現象而已。醫生在MRI檢查中並沒有看出端倪,所以我也沒有必要去見腦科專家了。否認它,那麽問題就不會存在。如果問題不存在,那麽我就不需要去解決它了。

(翻譯贾冬玲)

about Noch Noch

Enoch Li, (pen name: Noch Noch) was born and raised in Hong Kong and Australia. She has also studied / worked / lived in the US, France, UK, Japan, The Netherlands, China, and has travelled to more than 40 countries. She loves travelling and her curiosity in foreign cultures and languages has led her to enjoy her life as an international executive in the banking & finance industry. However, she was forced to take time off work in 2010 due to her illnesses and after spending time in recovery, cooking, practising Chinese calligraphy, reading and writing – in short, learning to take care of herself and letting out the residual work stress, she has transitioned into a Social Entrepreneur and founded BEARAPY to help corporates make workplaces mentally healthy, and support executives to become more resili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