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chNoch.com

什麽?偏頭痛?什麽偏頭痛?

|

2009年6月19號之後,偏頭痛便時常拜訪我,而我繼續忽略它們。我一直都認爲,人的意志力會比身體的力量更強大,所以一切我所能做的就是用意識去擺脫疼痛,回到生活正軌。但是,隨著日子一天天流逝,我並沒有對付好頭痛問題,事實上,我是在一點點的摧毀著自己。
我去看了醫生,當然是在忙完了一周的工作之後,我只是去確認一下自己的病情。她向我解釋引起偏頭痛的原因有很多:北京酷夏的炎熱,生活環境的改變,空氣質量,飲食,也許還有工作壓力。醫生給了我一些比撲熱息痛片藥效更強的止痛片,叫我一星期之後再去見她。我自己也在google上查了”偏頭痛”這種病,經過了解,發現它似乎還是很容易擺脫的。

但是我沒有時間這麽快再去看一次醫生。我還有一堆工作在辦公室等著我,有客戶要見,要去上海出差,還要新認識很多人,要在北京展開新的生活圈。頭痛繼續折磨著我,我繼續無視,忽略它們。早晨醒來時總是伴隨著頭痛,但是我不得不在六點半司機送我去上班時,打開我的黑莓。我總是在樓下的星巴克裏買一些華夫餅當早餐,吃一片止痛片,然後就開始工作,計劃一天的行程。我必須爲我們的新策略起草一份文檔,或者看公司的信用分析,這些東西都非常”重要”。午餐時間我總是和同事一起度過,有時我不用見客戶,我就在星巴克隨便買個三明治來填飽肚子。接著,我又回到辦公室繼續工作。每天下午兩點鍾陽光便會照進辦公室,映在我身後,我覺得,也許就是這股熱氣灼傷了我的頭,因爲每到三點左右,我就開始頭痛。如果我能早點下班回家或者小憩一下就好了,不過,等等,五點鍾我還有香港的電話會議,六點鍾有倫敦的電話會議。好吧,我告訴自己,沒有像在東京一樣,晚上十點還有美國的電話會議我應該感到萬幸了。另外,我知道自己不像一些投資銀行家一天工作24小時,每周工作7天,或者像我妹妹一樣,所以我告訴自己應該心存感激,完成好自己該做的事。當我8點左右回到家時,我覺得我的頭正在被重重的敲擊著,一陣惡心。工作的時候我去廁所吐了多少次?我自己都數不清了。其實吐完之後,我會覺得舒服很多,所以我就繼續工作。沒有人會知道這些事。可是,我很好。香港和新加坡的上司打電話給我,他們問我有沒有在北京安頓好,新工作進展如何。是的,找公寓的確花了一些時間,新工作也很順利。我一切都很好。我正著手新工作,也慢慢上手了。我會給他們交上一份滿意的答卷的。至于頭痛?呵呵,那只是一個詞語而已。

六月,七月來了又走了,因爲工作太忙,我一直沒有再去看醫生,直到止痛片吃完了。因爲我的頭痛並沒有減輕,並且疼痛已經在一些地方根深蒂固,所以醫生建議我去看神經病專家,做一個MRI檢查。我勉強同意了,但是檢查要稍稍延後一些。因爲公司離醫院太遠了,而且路上總是堵車,我還有那麽多的會要開,我根本就沒有時間去做這些無聊的檢查。當然,我在北京的上司和同事們都知道了我的病,因爲我有時會在下午消失去醫院。他們都非常關心我,而且還介紹不同的醫生給我。雖然我很感激他們,但是卻不會去見那些醫生的。我根本沒什麽事,只是剛剛來到北京的緣故,我很快就會好的,所以請你們不用爲我擔心。我不想總是看醫生。以前的我幾乎不看醫生,因爲任何病都會自己痊愈。但是最近幾年,卻不是這樣。

我覺得我不願意去看醫生這個怪癖是遺傳了我的母親。她從來不去看醫生。她總是說,人的意識比身體更強大,所以只要你下定決心能驅趕病魔,那麽病魔就會離你而去。當然,她指的病魔只是感冒而已。而我卻把它概括爲所有的病。她還有一點與我不同,當時的她非常窮,因此她沒有公司的醫療保險去看好的醫生,她只能在政府醫院看病,那裏的醫生通常都很粗魯,一點都不關心病人。而我,恰好相反,有很好的醫生可以爲我治療,我都不願意去看病。

八月,Tim和我去澳大利亞過了個短暫的假期,我認爲這個假期可以讓我重新振作,頭痛也會統統消失,它們讓我覺得很累。但是,當我們沿著達令港,在晴朗蔚藍的天空下散步時,頭痛還在”堅持不懈”地折磨著我。度假歸來時,我的醫生告訴我,我應該去香港看腦科專家。什麽?可是我沒有時間也不想浪費我的假期啊!我已經安排好了要去上海出差,香港的上司也快要來了,所以我必須留在北京。我到底是怎麽了?醫生也不確定,所以要聽取專家的意見。

她說,也許我的偏頭痛是壓力所致。她還問我想不想去看看心理醫生。我禮貌地回答,也許吧。但是我心裏卻在想:什麽?壓力?我沒有壓力。就算我有,我也會處理好它的。我很堅強的,記得嗎?我需要看心理醫生嗎?你一定在跟我開玩笑!!!我沒有心理問題,我沒有瘋,我不需要幫助!

九月,來了又去,我在疼痛中度過了這一個月。很明顯,我不願承認自己得了偏頭痛,就算我總是在痛苦中掙紮,就算我必須叫醫生到我的公寓來看我,因爲我已經痛到不能走路或起床了。我總是固執地刻意回避這個問題,不願找出問題的根源。

我的私人醫生問我,在止痛片不起作用的時候需不需要服用一點嗎啡。我很堅定地反駁道:”當然不需要。這只是頭痛而已!”

(翻譯贾冬玲)

about Noch Noch

Enoch Li, (pen name: Noch Noch) was born and raised in Hong Kong and Australia. She has also studied / worked / lived in the US, France, UK, Japan, The Netherlands, China, and has travelled to more than 40 countries. She loves travelling and her curiosity in foreign cultures and languages has led her to enjoy her life as an international executive in the banking & finance industry. However, she was forced to take time off work in 2010 due to her illnesses and after spending time in recovery, cooking, practising Chinese calligraphy, reading and writing – in short, learning to take care of herself and letting out the residual work stress, she has transitioned into a Social Entrepreneur and founded BEARAPY to help corporates make workplaces mentally healthy, and support executives to become more resili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