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chNoch.com

信仰的諷刺

|

親愛的耶穌:

在我孩提時,您就教我怎麽做個好人,並且一直愛護著我,爲我的生活提供力量,在我失意的時候,爲我搭建一個避風港。然而,爲什麽我從小到大所受的您的教導又會讓我變得如此武斷?爲什麽您總是告訴我要把別人放在第一位?而我花了29年才學會怎樣愛自己,卻傷害了自己將近30年。

多虧了您的眷顧,讓我擁有了這麽愛我的父母,並且賜予了我一個這麽美好的名字,它意味著與上帝同行。在我會說話以前,我就上主日學校,每周日,我一邊聽聖經故事,一邊跳舞,玩耍,用蠟筆到處塗塗畫畫。我一直都在學習著怎麽樣做一個好孩子,一個好人。我必須像您愛我一樣,去愛每一個人。我必須尊敬我的父母。我對待每一個人就像對待我自己一樣。我總是把他人放在第一位。只要我們任勞任怨,您就會獎勵我們。您希望我們每個人都能發揮自己最大的潛能,不要埋沒了您賜予我們的恩惠。

您還教我什麽是”對”,什麽是”錯”。我是您的孩子,因此我必須遵守您定的戒律,並且不能故意觸犯您。奸淫,盜竊和謀殺都是不允許的。您認爲同性戀,婚前性行爲以及其他的一些舉動都是應該被譴責的,我們應該擯棄它們。

過去,我認爲只要生活在這些”道德規範”中,我就能成爲一個”好”人。我沒有任何惡意和不良動機。相反,我對我的朋友和家人都非常善良,關心和體諒。我在學校認真學習,現在認真工作。但是我一直都不能理解,也不同意您的觀點:爲什麽您認爲同性戀或者婚前性行爲是應該被禁止的呢?我到現在仍然不明白。但是我也不會去詢問,因爲我總是很在乎別人對我言行舉止的看法。我總是不斷地把別人帶到您的面前,讓他們感受您的關懷並且信仰您(諷刺的是,他們現在似乎都比我對您的信仰更忠誠)。

說實話,我這麽做也許有些極端。我完全忘記了自己,忘記照顧自己。比起自己,我更關心的是我老師的想法,我辯論隊友的想法,我男朋友的想法,我父母的想法,我同事的想法和我上司的想法……這樣一來,我就完全沒有時間和精力去考慮自己的想法了。對于別人的想法,我投入了太多,我總是想著要怎麽樣才能滿足他們的欲望。我希望他們都能心想事成,因爲這樣才能讓他們開心。他們的幸福總是比我的幸福更重要。

漸漸地,我覺得很累。我的身體和心靈都很累,因爲在顧及了這麽多人的感受之後,我已經無暇再照顧自己了。我已精疲力竭。

最重要的是,我總是要求自己保持做好每一件事的習慣,這也讓我覺得很吃力。我想根據您的教導好好地生活,讓您滿意,我不想犯任何錯誤。所以在我成長過程中,我的生活一直很純粹,它不是黑色就是白色,我的表現抑好抑壞,抑對抑錯。我必須按照父母的要求去做每一件事,並引以爲豪。當然,他們總是知道怎麽做是最好的。我也沒有任何可以反駁的。沒有”但是”,也沒有”如果”。

我開始思考”非此即彼”:他是個殺人犯,所以他很壞;她跟她很多男朋友發生過關系,所以她也是個壞人;我要麽就全部都聽我父母的,要麽就不聽。我把每件事,每個人都分爲好的或壞的。我被我腦子裏的思想枷鎖套住了,當我在不斷探索著這個世界的時候,我發現我這老套的觀念越來越根深蒂固。

在我走出高中進入大學,再走出大學進入工作的這一路上,我自動忽略了那些在我看來是永遠不會跟他們有交集的少部分”壞人”。就算是貪玩,我也不會像他們一樣酗酒,吸毒。在您面前,我的身體是座神聖的廟宇,我不能不負責任地摧毀她。狂歡到天亮和酗酒很凶的人都是”壞人”,爲了保持我對您的忠誠,我不能像他們一樣”壞”。那些沒有念完大學的人也是”壞人”,因爲他們沒有付出努力,辜負了您賦予他們的潛能。

我變得越來越自己爲是了,這讓我在29年以來變成了一個武斷的人。但是,我有什麽資格去判斷別人的好壞呢?事實上,那只是別人片面的判斷,它既不是教堂裏的牧師也不是長者的判斷。隨便去判斷別人好壞的人認爲他們懂得比別人多,比別人厲害嗎?我也不知道。因爲所有的一切都是虛僞的。

耶穌,我是如此地相信您,而您也一直那麽眷顧我,即使是在我跌入最低谷的時候,您也沒有抛棄我。但是現在,我終于看到了我堅強盔甲背後的失落,還有許許多多的例子,我明白了每個人的背後都有自己的故事,即使是已被宣判死刑的殺人犯,即使是傷了很多人心的負心漢。我不能夠去判斷他們的好壞,任何人都不能。我只能對他們表示同情。事實上,我並不一定比他們優秀,他們甚至比我還”好”。

另外,我真的不應該再把自己所有的時間和精力都花在別人身上了。那麽我呢?我的生活,我的健康,我的感受呢?我想爲自己做點什麽?更別說我想讓別人爲我做什麽了。從前的我總是做別人想讓我做的事,努力讓自己變成他們希望我變成的樣子,或者我認爲他們理想中我的樣子,但是現在,我要結束這種生活。您也曾經教過我要照顧好自己,但是我卻忘記了。生活需要平衡,我不能盲目地追隨您所教我的東西。

我變得如此武斷和不顧自己並不是您的錯。只是我犯傻了。

(翻譯贾冬玲)

about Noch Noch

Enoch Li, (pen name: Noch Noch) was born and raised in Hong Kong and Australia. She has also studied / worked / lived in the US, France, UK, Japan, The Netherlands, China, and has travelled to more than 40 countries. She loves travelling and her curiosity in foreign cultures and languages has led her to enjoy her life as an international executive in the banking & finance industry. However, she was forced to take time off work in 2010 due to her illnesses and after spending time in recovery, cooking, practising Chinese calligraphy, reading and writing – in short, learning to take care of herself and letting out the residual work stress, she has transitioned into a Social Entrepreneur and founded BEARAPY to help corporates make workplaces mentally healthy, and support executives to become more resili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