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chNoch.com

巴黎城的不浪漫

|

對於大部分人來說,巴黎總是有一種神秘的浪漫情調,埃菲爾鐵塔的輝煌壯麗,漫步在塞納河邊,這些都會深深吸引大部分人。對於我們許多人,能夠去巴黎就是美夢成真。而對於我,在那裏學習,生活,工作簡直是最可怕的惡夢(也許僅次於偏頭痛和抑鬱症)。有的時候我都佩服自己是怎樣在那座城市中生活了總共兩年半,而仍然保持神志清醒的.
在之前的一篇博文中我提到過王迪詩這個作家,其中我讀過她的一本書是關於旅遊趣聞的,當我讀到一篇關於巴黎的文章時,我拍手稱好,事實上我是在對自己大聲地鼓掌。王迪詩曾提到過巴黎地鐵裏那股刺鼻的小便氣味,然而這僅僅是惡夢的開始。無家可歸的人在地鐵上閑蕩,地鐵上還時時發生小的盜竊案,那些乞丐當你嘀卡的時候跟著你從十字轉門混進來(哦,磁票卡在那個時候還是很新奇的,而我們在香港用了近10年了)等等。這些都怎麽可以跟”浪漫”聯系起來呢?

哦對了,如果你不說法語,你還敢因爲得到別人一個懷疑,居高臨下的眼神而抱怨些什麽嗎?還有,如果你在超市裏排著隊,很有可能會被收銀員完全忽視,他會向你後面的人招手示意過來結賬,對於7年前受到的這些待遇,我至今還不能明白是出於什麽原因。並且,你還沒有權利抱怨政府對於那些移居法國的人們勞動力再分配的不當,盡管你會在清晨看到街頭有10個拿著咖啡,無所事事的警官,在龐大的隊伍前炫耀著自己的悠閑。當然,巴黎也有它的迷人之處,在明媚的陽光和蔚藍的天空下,我喜歡坐在路邊的咖啡店裏,看著來往的人們,但是千萬不要期待任何人會微笑著爲你服務,如果你沒有被嚷嚷就算幸運的了。

在巴黎工作又是另外一門藝術。我知道很多人迷戀自己的聲音,但是再也沒有人比我的一些法國同事更過分了。3個小時的會議?沒開玩笑吧?我們到底要談些什麽?要是我坐在自己的辦公桌前回複客戶的郵件或者出去見客戶肯定都比開會有效率的多。直到今天,我還是覺得很困擾,15個人坐在一間要令人窒息的會議室裏,在各自的幾頁幻燈片上混日子,但是另一方面又在桌子下面(如果他們稍微有點禮貌)在手機上列出助於銷售目標的數據。我也不理解爲什麽同一個部門的同事要相互爲難。一些員工的無效率和懶惰並不是第一次見,可說實在的,光明正大的做事才會受人尊敬。

我沒有刻意想抹去在巴黎的那些回憶,在那裏也確實有一些開心的記憶。最起碼有美食和美酒,在我離開前,我已經接受了巴黎人對遊客的藐視態度了,尤其是對那些來自某國,在地鐵上喋喋不休地喧嘩,在遍布精致餐廳的地方吵著要找麥當勞漢堡的人們。我還很想念巴黎的巧克力面包和奶油布丁!但是當公司給了我一封新的委派信時,我可以說是當別人發覺這座城市的浪漫時,我已經巴不得離開這座惡劣的城市了。

許多人嫉妒我在巴黎的那段時光。你當然有權利這麽做。但是說實話,打心底說:到過那裏,做過那些事,我受夠了!

(給我的法國朋友:我愛你們,我絕對沒有冒犯的意思!)

翻譯:賈冬玲

about Noch Noch

Enoch Li, (pen name: Noch Noch) was born and raised in Hong Kong and Australia. She has also studied / worked / lived in the US, France, UK, Japan, The Netherlands, China, and has travelled to more than 40 countries. She loves travelling and her curiosity in foreign cultures and languages has led her to enjoy her life as an international executive in the banking & finance industry. However, she was forced to take time off work in 2010 due to her illnesses and after spending time in recovery, cooking, practising Chinese calligraphy, reading and writing – in short, learning to take care of herself and letting out the residual work stress, she has transitioned into a Social Entrepreneur and founded BEARAPY to help corporates make workplaces mentally healthy, and support executives to become more resili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