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chNoch.com

“好東西”對你來說真的好嗎?

|

至今為止我因抑鬱症和其他方面的身體病痛看過一位針灸醫師,進行過一段時間的治療。但是我不喜歡任何一次治療。幾個月前,一個朋友向我介紹了另外一位針灸醫師,O女士。與其他所有我看過的醫生不同的是,這位醫生的整個檢查問診過程非常細緻。她問了我很多之前的經歷和習慣,甚至問到了我的童年。最近,在她的幫助下我發現喝牛奶和游泳對我的健康非常不利。

這對我簡直是當頭一棒,讓我震驚不已。因為整個少年時期,每本書、父母、老師、電視廣告、運動課、生物課、醫生,等等等等都在強調牛奶含有很高的營養成份,還強調游泳能讓我們的身體得到全方位的鍛煉。

為什麼這兩件事情竟然會對我有害呢?

和O女士的談話讓我發現實際上警示信號曾多次出現過,只是我的媽媽、我自己和其他人都忽視了它們的存在——或者說,我們在這方面是無知的。

我的媽媽會一遍遍講我還是嬰兒的時候是如何吐奶並且每次喝牛奶的時候我都會哭鬧。兒時的我被迫按嬰兒食品配方喝溫牛奶,而每次聞到奶鍋裏溫牛奶的味道我都噁心想吐。即便現在我已經是成人,早餐我都不太愛吃穀物食品,因為我不喜歡泡穀物食品的牛奶或者乳製品的味道。

游泳對我也好不到哪兒去。我媽媽認為游泳對9歲的孩子是項不錯的運動所以讓我接受游泳訓練。那不是簡單的課程而是訓練。訓練中,如果教練發發慈悲我遊上個幾千圈就可以結束訓練。90分鐘的訓練中沒有一刻休息的時間,我必須不停地抱著訓練板在池中打水,負重游泳,中距離游泳…我恨每一次訓練。有一次我甚至躲在更衣室等了一個小時,就為了蹺課。上高中的時候我用眼睛感染這個不算高明的藉口逃掉了所有的游泳課(我的確有幾年因為眼睛問題不能戴隱形眼睛,所以嚴格意義上講那也算不上說謊)。

那個時候,我們不懂這些反應其實就是警示信號。科學研究和專家們告訴我們喝牛奶和游泳有益健康。無需質疑多年的科學研究也不用為媽媽無心給我帶來折磨的好意打折扣。對喝牛奶和游泳不能容忍的只有我一個特例,而我對它們的種種反應不能對科學事實帶來任何的負面結論。牛奶裏含有很高的鈣和營養成分,對這一點我毫不懷疑。

但是,我的身體不需要牛奶。每次這種液體進入我的胃裏,身體都會拒絕。我的身體也不喜歡游泳,每次我被迫游泳的時候,身體都本能地想逃避。

現在,20多年以後,我發現牛奶對自己各種器官的害處多於益處;這鑒於從針灸角度上講我的體制特徵而言。游泳這麼多年的結果是它幫助我關閉了身體的毛孔,最終導致我不能正常排汗。這讓我的體內儲存了不需要的熱量和毒素,因此耗損了我各種器官的能量,並阻礙了它們通過血液和汗液的流通進行自我清潔。

身體很清楚自身的狀況,不是簡單地通過疾病的症狀顯示出來,而是通過日常生活。只要我們讓身體自由表述並認真去傾聽它的訴說。

就像我的針灸醫師說的那樣,如果你想吃什麼東西,儘管吃好了,那是因為你的身體需要那些東西。

不管你信不信中醫和針灸,請傾聽身體告訴你的細小暗示。

今天你的身體對你說了什麼嗎?

depression, recover from depression, how to get out of depression, suicide, international executive, expatriate life, self awareness, finding yourself, balanced life, overachiever and depression, burnt out cause depression, stress cause depression, prevent suicide

翻譯:楊征

about Noch Noch

Enoch Li, (pen name: Noch Noch) was born and raised in Hong Kong and Australia. She has also studied / worked / lived in the US, France, UK, Japan, The Netherlands, China, and has travelled to more than 40 countries. She loves travelling and her curiosity in foreign cultures and languages has led her to enjoy her life as an international executive in the banking & finance industry. However, she was forced to take time off work in 2010 due to her illnesses and after spending time in recovery, cooking, practising Chinese calligraphy, reading and writing – in short, learning to take care of herself and letting out the residual work stress, she has transitioned into a Social Entrepreneur and founded BEARAPY to help corporates make workplaces mentally healthy, and support executives to become more resili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