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chNoch.com

發怒對你有好處

|

大多數人認為發怒是一種負面情緒。對這一點我不作爭論。但我內心又總是固執地認為發怒對我是有好處的,它對每個人都是有好處的。這在於我們如何利用它。

然而,就這一點,我每次試著和別人爭論時都不能有力地提出我的觀點來說服他們。Chance是我的朋友,她知道我很想挖掘內在的創造力,推薦我讀Julia Cameron 寫的《藝術家的方式》。這本書講了如何發掘或重新發掘我們的創造能力並培育我們的藝術嘗試,讓它成長。在其中的一個章節,她講到了生氣。
我覺得在自己的博客上敲出別人已經寫出的文字有點兒自欺欺人,但是它太具啟發性,我不得不拿來和大家分享。下麵截取了我認為書中最好的段落。

怒氣是一種推動劑。我們感覺到它的力量,於是要做點兒什麼——打人,摔東西,大發雷霆,用拳頭打牆,說髒話。但我們是有素質的人,所以我們對待怒氣的方式是,抑制它,否認它,埋藏它,遮罩它,隱藏它,撒謊掩飾它,平息它,消除它,忽視它。我們用了各種方式對付它卻沒有傾聽它在說什麼。

怒氣是需要得到傾聽的。怒氣是一個聲音,一個呼喊,一個請求,一個需要。怒氣是需要得到尊重的。

為什麼?因為怒氣是一張地圖,它標明了我們的界限。怒氣指明我們要去的地方。它讓我們看到我們曾去過的地方,在我們不喜歡那個地方的時候它會告訴我們。不光是手指,怒氣也為我們指路。在思維受限的藝術家恢復的過程中,怒氣的出現是一種健康信號。

怒氣需要我們遵照它的指示去做些什麼而不只是讓它爆發出來。怒氣指示方向。我們需要將怒氣用作行為的動力,大步向它為我們指明的方向邁進。稍動動腦筋,我們就可以破譯怒氣要向我們傳達的資訊。

“去他媽的!我能拍出比那更好的電影!”(這個怒氣在說:你想拍電影。你需要學習怎樣去拍。)

“簡直不敢相信!三年前我就想寫這樣一個劇本,她卻已經寫出來了。” (這個怒氣在說:別再拖延了,想法是得不到開幕盛典的,而寫好的劇本可以。開始寫吧。)

當我們感覺到怒氣的時候我們常常會因為自己感到怒氣而很生氣。該死的怒氣!它告訴我們不能繼續在舊有的生活中混日子了,它告訴我們舊的生活正在死去,它告訴我們我們正在重生,然而獲得新生的過程是痛苦的。那種痛楚讓我們發怒。

怒氣是一場火焰風暴,是我們舊生活的死亡信號。怒氣是驅使我們進入新生的推動力。怒氣是一個工具而不是操控工具的主人。怒氣是需要被挖掘並加以利用的,使用得當的話,怒氣可以得到全面的利用。

怠惰,冷漠和絕望是我們的敵人。怒氣不是。怒氣是我們的朋友。不是一個友善的朋友,不是一個溫柔的朋友。但卻是一個非常非常忠實的朋友。每當我們遭到背叛的時候它都會告訴我們。每當我們背叛自己的時候他都會告訴我們。它總是會告訴我們該為自己的最佳利益做些什麼了。

怒氣不是行動本身,而是要我們行動的指令。

每次我們感到生氣的時候,我們必須自問:為什麼會生氣?在怒氣背後我們感受到的情緒是什麼?

它有可能是沮喪,絕望,傷心,洩氣,失望和孤獨。怒氣控制和遮蓋著這些情緒讓我們看不到自己生氣的真實原因。我們只知道一味壓制我們的怒氣。

但要將怒氣視為一種信號,一個指引,一個方向,運用這個動機來完成我們生命中一直渴望做出的改變。

你怒氣的背後是什麼呢?

how can anger help, creativity, recover from depression

翻譯:楊征

about Noch Noch

Enoch Li, (pen name: Noch Noch) was born and raised in Hong Kong and Australia. She has also studied / worked / lived in the US, France, UK, Japan, The Netherlands, China, and has travelled to more than 40 countries. She loves travelling and her curiosity in foreign cultures and languages has led her to enjoy her life as an international executive in the banking & finance industry. However, she was forced to take time off work in 2010 due to her illnesses and after spending time in recovery, cooking, practising Chinese calligraphy, reading and writing – in short, learning to take care of herself and letting out the residual work stress, she has transitioned into a Social Entrepreneur and founded BEARAPY to help corporates make workplaces mentally healthy, and support executives to become more resili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