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chNoch.com

短暫的生命

|

“短暫的生命:一篇貫穿了城郊裡生活的人們被無奈以及壓抑的情緒所控制的文章”,這本書講的是由壓力引起的抑鬱症。這本回憶錄是Richard Hawkey寫的,他是我通過電子郵件認識的一位讀者。這是一個驚喜,但也體現出這個世界上還是存在著無形的力量。

一個偶然的機會,我決定向福布斯雜誌投遞一個文章點子。又一個偶然(我希望是因為我的提議有價值),他們接受了我的點子。我寫了一篇關於在工作上居於高位的女性,她們由於抑鬱症不得不放棄工作後的生活的文章。恰好Richard閒逛到福布斯文章網站,並且給我留下了一條評論。那天他還來看了我的博客。接著他決定通過博客給我留言。

Richard與我分享了他的故事,並且告訴了我他正在策劃的一個項目——在線壓力測試,針對雇主,調查雇員是否存在壓力感的跡象(暫無鏈接)。大部分都是在抑鬱症中如何挨過痛苦的例子。他還告訴我他曾寫過一本書,講的是自己的經歷——對於這點,我感同身受,並且一激動問了他好多問題,因為我對寫下自己的經歷非常感興趣。Richard慷慨地跟我講述了他的經歷,還就如何開始寫作給了我許多提示。

也許是因為我們之間存在著共鳴——我們兩人都屬A型人格,也曾經是同行——Richard主動提出要送我一本他的書。由於在北京,郵件包裹有的時候會寄丟,所以書從Richard所在的南美寄到了香港,然後在春節,我的父母來北京看我時帶給了我。

抑鬱症會戲弄你,它在把你推向更深的黑暗之前會讓你以為自己稍微恢復了些。

很快,我就被Richard作品的第一章節所迷住了,他描寫了自己昏暗的日子,曾經他是那麼地熱愛生活,然而現在卻失去了動力和注意力。當我翻閱著書本,讀著他是如何陷入抑鬱症時,我就好像在讀自己的故事。

並不是說我所從事的工作毫無意義,只不過對於我來說毫無意義——我極度不喜歡由政府機構控制的環境,像很多大公司一樣,做決定的效率十分低。我覺得要對這種情況做出改變十分困難。我對銀行業並不感興趣。這是一份體面的工作(只要不出現全世界經濟衰退)……我覺得這比看著一幅已經褪色的畫更加乏味。

這一段寫的再好不過了。當我看著這一段時,心臟絞痛,過去3年的生活似乎歷歷在目:他大哭不止,多麼害怕見到任何人,他根本不想申請殘疾保險,他毫無食欲,還對著自己的孩子們發脾氣。

崩潰漸漸蔓延到你身體的每一處。就像水向著洞裡侵蝕著石灰石岩床,把它變成石鐘乳和石筍,這是種無法擺脫的壓力——來自於某種原因——無情地剝奪我生理的和心理的能量,削弱我的思考能力。也許要經過好多年,我的能量才會重新儲滿,但是在我看來,它已經孕育了超過10年。像我之前提到的一樣,很多人都直接忽略了早期的警示信號,繼續摧毀著自己。但是忽略它們的後果就是,大量痛苦的到來——身體開始每況愈下,進入了生存模式。這時的你已經不能離開床。這是人類保護自己最“原始的”方法。“你們沒有聽我發送給你們的警告。所以造成了現在的局面!”

我再次感到絕望籠罩著我。但是Richard給了我希望。他談到了他是如何在家人,朋友和醫生的幫助下逐漸康復,還有他從這一切中受到的教訓。

準確地說,因為“壓力”是經過長時間才形成的,而我們卻習慣於那些徵兆了,所以我們以為這種情況十分正常……然而慘痛的真相是,太多的人出於這樣的狀態,而他們卻不知道。更悲慘的是,我們營造的社會氛圍是弱肉強食,我們必須驅使自己更加努力,因此不重視自己的健康。作為一個工作狂,善於同時應付多件事是我們榮耀的標誌。

我坐著看完了整本書。

我想我也會康復的,我也會找到其他我喜歡做的事,並找到它們的意義。

但最讓我高興的是,我可以像從前一樣,安靜地坐著看完一本書。最近幾年我總無法集中精神,提不起興趣,這也許是抑鬱症的一個症狀。有時我會開自己玩笑,“這本書真無聊”。

哦,好吧。

 

翻譯:賈冬玲

about Noch Noch

Enoch Li, (pen name: Noch Noch) was born and raised in Hong Kong and Australia. She has also studied / worked / lived in the US, France, UK, Japan, The Netherlands, China, and has travelled to more than 40 countries. She loves travelling and her curiosity in foreign cultures and languages has led her to enjoy her life as an international executive in the banking & finance industry. However, she was forced to take time off work in 2010 due to her illnesses and after spending time in recovery, cooking, practising Chinese calligraphy, reading and writing – in short, learning to take care of herself and letting out the residual work stress, she has transitioned into a Social Entrepreneur and founded BEARAPY to help corporates make workplaces mentally healthy, and support executives to become more resili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