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chNoch.com

假如她像我一樣幸運——中國,北京

|

前段時間,我參觀了一所位於中國北京的農村學校。其實,這所學校更像是一所為來到北京打工的民工的孩子們而開設的社區中心。就在這次短途旅行的大約一周前,我曾嘗試結束自己的生命,但是現在,與這些年輕的女孩在一起時,她們讓我重新審視自己重度抑鬱症的狀況——如果這些女孩能擁有像我一樣的條件,那她們也不用生活在這樣貧困的環境中,所以我還有什麼好沮喪的呢?
這次的活動是由我參與的北京扶輪社計劃的一部分,這個圖書館計劃是為了給民工的孩子們捐贈書本以及圖書館設備。許多農民帶著自己的孩子從農村遷徙到中國較發達的城市來找工作,比如家政人員,司機,建築工人等等。

據新華社統計,中國大約有2億3千萬的民工,幾乎是美國人口的3分之2,其中有5百萬聚集在北京。假設在北京的這5百萬民工中,有一半的人有孩子,其中又有一半的孩子是女孩,那麼令人吃驚的是,有將近1百萬的女孩沒有接受過教育,注意,這只是在北京,還沒有考慮到其他城市的民工情況。

這些在社區中心的年輕女孩們沒有一所固定的學校,政府可以因為學校沒有執照而隨時關閉這所學校,這種現象最近在北京已經發生。她們沒有書,紙,也沒有合格的老師,除了幾個好心的志願者。

當我們在收集由北京扶輪社資助的書本時,我被眼前的場景快感動得哭了。一部分原因是出於對這些年輕女孩的同情,她們小至幼兒園,大至青少年,但是另一部分原因是我對自己感到慚愧。

我不是特別富有,但幸運的是,我接受過教育,還享受了其他在香港和澳大利亞成長的優待。我受到的教育是,要為自己打拼,女性一樣可以很成功。大學畢業後,我直接進了一家跨國公司,擔任主管的職務,就這樣,開始了我的國際主管生涯。我可以選擇愛的人,選擇可以交的朋友。我懂得如何保護自己不受疾病和艾滋的折磨。我有溫暖的避風港,還可以品嘗美酒和佳餚。

那麼,我還有什麼可抑鬱的?我的生活中缺失了什麼?

這些女孩歡笑著圍繞在我身邊,她們把書小心翼翼地捧在手中,只因為能夠上學而歡欣雀躍,又或許是因為有人能跟她們聊天,能夠照顧她們而感到高興。她們並沒有我成長過程中獲得的一切,但是她們依然如此快樂。

這一切怎麼可能?也許她們願意用任何東西換取我在過去30年中所獲得的一切,而我卻在抱怨我擁有的一切。

當我坐著,笨手笨腳地把書本擺上書架,嘗試著加入其他幾個志願者的談話中時,即使那天的我垂頭喪氣,我還是告訴自己,當我身體好轉了,我一定要致力於女權事業,我會把這個思想在慈善機構進行宣傳,或者把它提升到政府的層面。

我不知道該如何著手這個新的職業,我也不知道這些圍繞在我身邊的小女孩們長大後會變成什麼樣子。至少,我現在能做的就是為慈善事業盡自己的微薄之力,盡可能地幫助她們。

通過這篇文章,我想提醒自己和每一個人,當我們在進步的時候,勇敢地面對過去也非常重要,我們還應該時時祈禱。

當你度過了倒黴的一天時,想想在某處有一個小女孩,她沒有書讀,不能享受醫療,被迫做苦力,她永遠都不知道自己還有選擇的自由。

 

所以,從現在開始,讓我們放下自己的抑鬱,多關注The Girl Effect聯盟吧,這個聯盟的目標是幫助這些年輕的女孩實現自己的價值。如果你感興趣,這裡還有關於這個主題的其他一些資訊。

今天,我可以集中更多的力量,多發一封郵件,在慈善機構做出自己的貢獻,或許通過我,又有一個小女孩可以脫離她悲慘的命運了。

你能做些什麼去幫助她們呢?

about Noch Noch

Enoch Li, (pen name: Noch Noch) was born and raised in Hong Kong and Australia. She has also studied / worked / lived in the US, France, UK, Japan, The Netherlands, China, and has travelled to more than 40 countries. She loves travelling and her curiosity in foreign cultures and languages has led her to enjoy her life as an international executive in the banking & finance industry. However, she was forced to take time off work in 2010 due to her illnesses and after spending time in recovery, cooking, practising Chinese calligraphy, reading and writing – in short, learning to take care of herself and letting out the residual work stress, she has transitioned into a Social Entrepreneur and founded BEARAPY to help corporates make workplaces mentally healthy, and support executives to become more resili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