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chNoch.com

獨立的自我價值

|

最近一段時間,我在跟我的書法老師一起學習佛教的《心經》。學習它使我平靜,幫助我沈思。這部經文提出的其中一個假設是:沒有獨立存在的事物,世間萬物皆有聯系。形式和存在都會隨著環境和其他事物的變化而改變。但是我不苟同的觀點是:我們的自我價值和評價是獨立的,事實上,它們不需要依賴於任何人或任何其他事。

一天,我與我做義工的那所機構一起共進午餐,之後,我就萌生了這個想法。至今爲止,我已經在那裏工作了將近7個月,因爲在那期間我也病著,所以我只能盡可能地多做些事情。然而不是一切都很順利。這裏來了第三個義工,瞬間,他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他似乎可以改變身邊的事物。他說的一切都是我7個月前說過的話,嘗試去做的事,確實我也做了。那麽,爲什麽他就是那個”對的人”,而不是我?爲什麽其他人都聽他說話,回複他的郵件,而不是我的?

我感到失望,沮喪,被冷落了。我失去了信心。我渴望聽到別人口中的贊美。我覺得自己的努力被忽略了,與其他人相比,我沒有充分的”提升”自己。我頓時覺得自己的責任感和重要性被剝奪了。我的自尊受到了傷害。

可是,爲什麽我就失去信心呢?第一個原因,那些”責任感”和”重要性”根本無關緊要,因爲那些感覺無疑會加重工作壓力,這正是我想擺脫的。第二個原因,事情的改變並不意味著我不被贊賞。

更重要的是,我的自信,我的價值,我的重要性,不應該全部取決於別人給予我的評價。我足夠了解自己,我可以評價自己的能力與技能,我並不是聖人,但是我敢說,我通常能相當准確地感知到自己身處的環境與周圍的人,以此了解自己在他們之中身處何處。我有長處,也有短處,但是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需要對自己充滿信心。我知道自己曾爲那些機構做過些什麽事,當然,我也並非不可取代,但至少,我已經貢獻出了一份力量了。有的時候,比較可以作爲我們的向導,爲我們樹立基准,但是我想的太極端了。

在人際交往中,我們沒有必要敵視每一個人,包攬每一件事,讓一切盡在自己的掌握中。不應該因”錯過”或”我沒有足夠的時間去做每件事”而感到恐懼。我是一個獨立存在的個體。我的價值不像股票那樣,因爲表面原因像過山車一樣波動起伏。我就是我,我有自己的經曆,我可以用自己的時間繼續積累經驗。當其他人想淩駕於我之上,說服我,取代我時,他們這樣做很對。我會讓他們這麽做。我不想打架或競爭。我只是想享受自己做的事情

也許我是萬能的,總能適應我的生活環境,但是我不需要僅從別人的評論中對自己的價值下定論。自我價值獨立於大部分表面現象之外。

所以,我只是我自己。這足夠矣。

翻譯:賈冬玲

Comments are closed.

about Noch Noch

Enoch Li, (pen name: Noch Noch) was born and raised in Hong Kong and Australia. She has also studied / worked / lived in the US, France, UK, Japan, The Netherlands, China, and has travelled to more than 40 countries. She loves travelling and her curiosity in foreign cultures and languages has led her to enjoy her life as an international executive in the banking & finance industry. However, she was forced to take time off work in 2010 due to her illnesses and after spending time in recovery, cooking, practising Chinese calligraphy, reading and writing – in short, learning to take care of herself and letting out the residual work stress, she has transitioned into a Social Entrepreneur and founded BEARAPY to help corporates make workplaces mentally healthy, and support executives to become more resilient.